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世界和真实感受(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

我一个从事销售工作的人,既然也有中度的社交恐惧症,中度的抑郁症,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呢?我在社交的过程当中经常会遇到这些尴尬的事情,比如三五个人坐在一起谈天论地的时候,我是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在认识一个新的朋友的时候,我也只是出于礼貌打一个招呼,会上加了微信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多的交流了。过些日子 我就会把微信删了。

在参加朋友聚会的时候,我总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流。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太会主动和别人交流,我不太愿意和不熟悉的人讲太多的话,我非常担心与别人的交流变成了尬聊,那就太尴尬了。你们在社交的过程当中有没有这些尴尬的瞬间呢?

这些尴尬的表现都和社交恐惧症有很大的关系。我的社交恐惧症是怎么来的呢?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社交这个基本的需求产生恐惧的呢?其实我是从上国中的第一天开始,我对社交的恐惧就已经完全表现出来了。刚开学的时候,性格又比较内向,不爱说话,所以我经常被同学们孤立。

一个抑郁患者的自述,你以为的矫情,其实是他们内心的深渊

在那个时候我就产生了非常严重的排异心理,不愿意和同学们产生过多的交流。即便是我想和他们交流,他们也会表现出比较排斥我。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再想主动交什么朋友了。我只顾埋头学习,我的想法就是只要我的成绩好,什么都不重要。

为此,我努力了三年的时间,三年时间的努力,最后却向我证明,就算成绩优异,我也不快乐,更加没有朋友。虽然我的视角恐惧是从上国中开始表现出来的,但是导致我产生社交恐惧的根本原因不是在国中阶段,而是在我小学毕业的时候,一次家庭事故使我产生社交恐惧的根本原因。

那个时候问题其实已经形成了。我之所以没有表现出相应的症状和问题,是因为周围的人都过于熟悉我们之间的社交关系早就成型了。但是当我面对陌生人的时候,社交恐惧自然就会表现出来。在我患病的过程当中,我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让我对社交产生恐惧呢?

一个抑郁患者的自述,你以为的矫情,其实是他们内心的深渊

简单的来讲就是因为我爸爸的问题,我爸爸的突然离世,亲朋好友的关心,让我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每天的安慰就像反复提醒我,我爸离开的事实。一个孩子,每天都非常幸福,爸爸非常爱她,只是一个早上,就变了,没有人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爸死了,我妈的哭天喊地,我没有面对过死亡,我还来不及学习,就面对了!过了很久我才知道那场车祸的事。这让我对社交关系产生非常大的怀疑。我也因此开始不愿意和陌生人建立更多的社交关系了。

国中第一年有一个女孩子会因为她喜欢的男生,说喜欢我。而来攻击我。放学路上,几个女生围着我,让我在一个什么信件上签字,发誓不会和那个男生一起。天啊,我才是一个13岁的孩子,我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把我的书包全部东西倒出来,让我跪下,拉扯我的头发。她们对我说着各种恶毒的话。我想当时是蒙的,我哭着站着,内心想着,死我也不会跪的,一个路过的家长帮了我。回家后,我没有告诉妈妈,因为爸爸的离开,我妈妈终日以泪洗脸。第二天所有同学都来嘲笑我,这是极具侮辱性的。还好,我遇到了一个好的老师,她当时帮我警告欺负我的那几个同学。国中三年,我觉得是地狱般的生活。

一个抑郁患者的自述,你以为的矫情,其实是他们内心的深渊

也因为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产生了一个错误的想法。我的这个想法就是除了我的家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值得我信任的。我不想和其他人建立朋友关系,我和陌生人之间只能建立一个熟悉的印象,也就是这个错的想法的影响下,我对社交的恐惧也就逐渐形成了。

第二年,我妈在遇见对她好的男人以后,决定再婚。突然 要叫另一个人爸爸,来到新家生活,我是死命反抗的,但是我妈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知道我弟弟中了什么毒,不久就叫了爸爸,还特亲。在我看来这就是背叛,对我爸爸的背叛。我内心的痛苦,让我压抑到无法呼吸,我开始不爱说话,每天看书,睡觉。几天几天的不说话。当时我感受就是在一个黑暗的地方,闲着就是想哭,什么都不想做,就是累。我还梦见我是一个没有头的兔子,另一个兔子在梦里叫我过来,一直一直叫。甚至后来,白天它也出现,叫我从窗口跳下去,跳下去就舒服了,直到我妈,拉着站在窗边的我痛哭。哭着说对不起我,她再婚是为了我和弟弟能开始新的生活。后来我妈带我去看了医生我才知道这是忧郁症,看了医生后,是好很多,但是我对这个家,还有对我妈是没有办法原谅的。爷爷奶奶也在那段时间内,因为思念成疾,相继去世。我唯一的依靠没了。后来我去更远的地方读书,过年都是不回家。我的病没有好,反复的吃药,反复的折磨我。直到我有一年去旅行的路上,遇见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她就是一个奇怪的人,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她让我有了想要交流的欲望。这里也感谢她多年的陪伴,让我一次次在黑暗中走出来。也感谢她,因为她的关系,我认识到一个很爱我的男孩。这一切都是我愿意活下去的理由,活着,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别人。

一个抑郁患者的自述,你以为的矫情,其实是他们内心的深渊

后来我工作以后认识更好的心理咨询师,也在不断地学习和成长的过程当中,我深入挖掘了我的社交恐惧症的真实来源。我发现这是一种内在的自我保护机制引起的心源性问题。我自己要解决,我的社交恐惧症,走出抑郁症,就必须要从一个源头开始。这个起点就是原谅记忆中的那些人。不管当时她们是真的坏,还是当时她们也傻,不懂得她们的行为对我会造成伤害,我都得原谅他们的恶和原谅他们的无知。不管当时我妈是为了走出困境,开始新生活,还是为了我和弟弟有一个家,我都要原谅她们。因为只有我自己做到了原谅,我才能够真正解决这个心源性问题,我也能够放过我自己。

一个抑郁患者的自述,你以为的矫情,其实是他们内心的深渊

今天为止,我依然没有完全走出来,但是我把这些说出来,就是想要更多和我一样痛苦的人知道,活着就有希望,运动是让我们快乐的最好办法,曾经我很爱运动,那时我也很快乐。我几乎以为我完全好了,断药有些日子了。可是它还是回来了!但是我现在好累,不想运动。我们没有矫情,这是病,一种需要治疗的病,它会摧毁我们的思想,然后摧毁我们的身体,让身体不听脑子的。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但是我无能为力。我只能躲起来,熬过这无穷无尽的黑暗。没有办法安慰,任何安慰都没有用,任何安慰都像是在嘲笑我的矫情。安慰更像一把利器,反复告诉我,我有病我有病。陈先生,让我自己熬过去,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帮到我,你知道吗?发病时候你一天几百条的问题,让我很痛苦,很痛苦,而为了不让你担心,我必须假装微笑,面对你。对不起!我今天说出来,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会好的,我知道,我也在努力。

扬帆号所有文章资讯、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部分报媒/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仅供学习参考。用户通过本站上传、发布的任何内容的知识产权归属用户或原始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yangfanhao@tom.com 反馈 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12月30日 下午7:27
下一篇 2021年12月30日 下午7: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