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与雾小说-沈行濯裴矜全文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沈行濯裴矜的名称叫《溯与雾》,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澄昔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车厢内安静至极。空气中泛着湿漉漉的潮气。裴矜坐在后座,隐约能听到自己和司机浅淡的呼吸声。稍稍抬眼,转头往别处看。分散的注意力被窗外快速闪过的单调景致吸引。飘雪,雾凇,迎枝凝霜。昨夜骤然降温,诡变的天气一反常态。秋短冬长,今年大概是清川最冷的一年。短暂失神。裴矜收回投出去的目光,用手轻捻掌心上的软肉。察觉到指腹传来湿润的触感,没由自己想太多,稍微使力,拂去残留在肌肤表层的汗珠。难免有种惊魂未定的紧迫感。一切源于始料未及的结果。

溯与雾》 小说介绍

男女主角是沈行濯裴矜的名称叫《溯与雾》,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澄昔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车厢内安静至极。空气中泛着湿漉漉的潮气。裴矜坐在后座,隐约能听到自己和司机浅淡的呼吸声。稍稍抬眼,转头往别处看。分散的注意力被窗外快速闪过的单调景致吸引。飘雪,雾凇,迎枝凝霜。昨夜骤然降温,诡变的天气一反常态。秋短冬长,今年大概是清川最冷的一年。短暂失神。裴矜收回投出去的目光,用手轻捻掌心上的软肉。察觉到指腹传来湿润的触感,没由自己想太多,稍微使力,拂去残留在肌肤表层的汗珠。难免有种惊魂未定的紧迫感。一切源于始料未及的结果。

《溯与雾》 第三章 免费试读

裴矜随着沈知妤去北园的堂屋简单拜访了沈家几位长辈。

北园是正房,又紧挨三面观戏台,待在这里的人自然不会少。

两人从堂屋离开时,上百号沈家人坐在阁楼内惬意闲聊,不远处的台上正演绎着昆曲。

作为外人,裴矜的出现没给任何人带来意外,这让她放松了不少。

沈知妤看出她的拘谨,伸手指向人群,在她耳边小声安慰道:“其实这些人里面,有一大半我都不认识。”

裴矜有些惊讶,“我以为他们都姓沈。”

“基本上是,但有的是外姓亲戚。”沈知妤解释。

“我曾祖父在世的时候定了个规矩,要求大家每隔三年必须携家眷回祖宅过春节。别看这里现在这么热闹,除了过年和祭祖,或者是特定的一些节日,祖宅基本没人来的。”

“今年是又一个三年吗?”

“不是诶。”

“……”

“今年是因为我二叔结婚,大家才齐聚一堂的。”

出于最基本的礼貌,裴矜没打算继续和沈知妤聊沈家的私事。

正准备开口说些别的,突然听到她嘟囔了一句:“我二叔结婚以后,估计下一个就轮到我小叔了。”

裴矜眉心跳了跳,若无其事地挑起嘴角,顺着她的话茬往下说:“而立之年成家立业,是好事。”

“或许吧。”沈知妤撇嘴感慨,“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成为我小叔的挚爱。”

一语终了。

对话被人出声打断。

沈知妤被堂嫂喊去叙旧,临走前不忘嘱咐道:“穿过前面的天井区,右转有间书房,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里面找几本书看。矜矜,我很快就回来!”

裴矜点点头,用眼神示意她宽心,“去吧,我在那边等你。”

瞧着沈知妤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裴矜站在原地踌躇一会,转身往书房所在的位置走。

进入过街楼,两道雕梁画栋的木门近在眼前。

一道严丝合缝,一道虚掩半敞,中间隔了大概三米宽的过道。

几乎没有犹豫,她推开那扇留了少许空隙的门。

“吱吖”一声,不大不小的动静。

纸张的草木香混着水墨味道扑鼻而来。

室内光线微弱,书架最上方吊着几盏橘黄色暖灯。

她抬腿迈过门槛,试图用手摸索墙壁,想找到其余灯的开关。

手机震动声乍然响起。

裴矜左手顿在半空,垂眼扫向屏幕上的来电人,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接起。

“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的陈楚亦干咳两声,不自在地开口:“早上听沈知妤说,你今年没回家过年,我打电话来就是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

“挺好的,谢谢关心。”

“……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冷漠吧。”陈楚亦无奈,“我只是喜欢你,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裴矜没心思继续同他周旋,随口敷衍:“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喜欢,我更想在其他层面上得到满足。”

“陈楚亦,我比你想得还要实际和物质。”

“你觉得我会在乎?”

“既然你不在乎,我当然可以答应你。”裴矜轻笑两声,“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遇到比你有钱有势的异性,我们随时分手。”

“裴矜,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根本不信你会……”

她直接打断他的话,佯装轻佻,“及时行乐不好吗?我给你你想要的,你给我我需要的。”

沉默蔓延。

陈楚亦冷言:“你没必要为了拒绝我才这么自轻自贱。”

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裴矜收起假笑,情绪并无起伏,像是对别人的评价毫不在意。

昏暗环境下,人的感官被无限放大。

猝不及防的,耳边传来打火机的按动声,清脆、逆耳、出乎意料。

几乎是同一时间,她僵在原地,背部止不住地浮出层层冷汗,逐渐渗进毛衣布料里。

顺势生出一种被抓住现形的无措感。

余光瞟到空气中亮起一簇火花,裴矜迅速扭头看向斜后方。

隔着屏风隐约能看到半面身影。

男人隐匿于光晕处,侧脸轮廓依稀映在绢素屏风的右下角。

他坐在书桌旁,腕臂搭着座椅边沿,指间的橙色光点忽明忽灭。

“谁在那儿?”

裴矜脱口而出。

对方没回答,似乎对这个问题不太感冒。

察觉到自己的言行举止有些失仪,她敛了敛神色,对着空气柔声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书房有人,打扰了。”

正要挪步离开——

听到男人淡淡开口:“想找什么书?”

漫不经心的语气,声线无波无澜。

他声音很轻,跌宕在空气中,趋近于屋外凝霜的雾凇寒冰。

很突然的,书架旁的明瓦窗被风吹开一条缝隙。

吹散一些味道,又带来一些味道,混合着湿冷的清冽气息。

琥珀与雪松木。

木质香苦涩的后调。

她知道是他。

鬼使神差地顿住脚步。

裴矜转过身,透过屏风望向那道侧影。

弯起眉眼,嘴唇颤了颤,强行扯出一抹微弱的笑意。

“您有什么推荐吗?”

(0)
小多多的头像小多多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