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播正在失去低价大砍刀

要说火遍全网的大主播们给用户带来的什么,其实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的回答会是“性价比”,或者更直白点:低价。很长一段时间里,“全网*价”确实是直播间给消费者带来的*价值。低价对于主播、商家和平台来说,曾经是三赢局面。李佳琦早期就曾坦言,他之所以能拿到“全网*价”,是因为商家想快速冲销量,获得平台推广,

要说火遍全网的大主播们给用户带来的什么,其实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的回答会是“性价比”,或者更直白点:低价。

很长一段时间里,“全网*价”确实是直播间给消费者带来的*价值。

低价对于主播、商家和平台来说,曾经是三赢局面。李佳琦早期就曾坦言,他之所以能拿到“全网*价”,是因为商家想快速冲销量,获得平台推广,所以选择用广告费进行价格补贴。

平台也乐见低价带来的客流,主播们冲销量、攒粉丝,都会获得平台更大的推荐权重:

“我们只用一天,甚至15分钟就可以帮你卖完三个月的销量,成交速度快、金额高,让产品迅速拥有对应的‘历史权重’。消费者只要搜品类名,这个产品就会*。有历史权重之后,才会有系统推荐,新流量进来,获得更多客户。”

但如今的新情况是,大主播们低价战略所面对的市场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京东、阿里、拼多多、抖音等电商平台纷纷将“价格力”视为当下的*要素。在这种情况下,价格成为平台流量分配的核心要素,流量向低价倾斜已成为各平台的默认准则。

头部主播们曾引以为傲的“全网*价”,正在悄然淡出直播间。

2020年,罗永浩首次直播带货时,虽然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我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厂商给我们承诺的6·18前全网*价”“信龙哥(罗自称)得永远*价”。

但现实却是,罗永浩在价格层面频频翻车,中消协甚至点名批评,“罗永浩直播间相同产品价格比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贵出不少,不符合直播间宣传的‘全网*价‘,如罗永浩团队在直播中售价2448元的录音笔,其他电商平台只要2398元。一款台灯,罗永浩直播间售价279元,而其他平台上售价为269元。”

无独有偶,2022年双十一期间,“消费者称李佳琦直播间产品比官方贵”这一话题就登上过热搜,当时美ONE方面一反常态地回应,“公司从来就没有采用过、也一直没有追求过全网*价,核心出发点是服务好直播间的用户。”

本就不靠低价“出圈”的东方甄选,情况更加明显。在“与辉同行”近期的山西行直播中,董宇辉销售的一款“整箱黄盖玻璃汾酒”产品,标价284.05元,但在京东自营旗舰店,同样的产品价格为261.21元,差价超过20元。

今年618期间的实际情况更加证明了,当全网*价变得不再是件稀罕事,头部主播们手里无往不利的“低价大砍刀”,就不再像以前那么奏效了。

1、不再稀缺

一切都在迅速变化之中。

在平台卷低价、品牌发力店播成为常态的当下,头部主播们正受到剧烈的冲击。

例如不久前,李佳琦直播间上线了一款石头P10S PRO扫地机器人,消费者凑单下来实付是4200元左右,但很多消费者在购买之后,发现京东平台上“石头旗舰店”同款商品券后价为3400元左右。

李佳琦对此的解释是“系统原因出现了不正常低价,且货量较少”,相当于“秒杀”,他认为将两者的价格进行对比“不是那么公平”,并且强调“比价还是要对比天猫店”。

但这个解释显然难以说服消费者,而且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见:TCL 98T8H在618期间直播间的到手价为11399元,而在京东的同期活动期中,这款商品降到了10999元;倍轻松N5mini肩颈按摩器,直播间的价格为389元,京东价格339元。

类似的事情也有发生在其他大主播身上。抖音大主播贾乃亮曾带货的AMIRO觅光品牌美容仪,在直播间预估到手价为4599元,但在线下山姆超市里日常售价只需2999元,因价差极大,被消费者投诉,贾乃亮本人被质疑“割韭菜”。小杨哥直播间售卖的金纺柔顺剂等商品,价格也比其他电商平台上的同款要贵。

大主播们曾经乐于强调的“全网*价”,已经越来越难做到了,这就是现在直播带货领域的实际情况。

当低价不再,大主播们还能再“狭流量以令品牌”吗?答案是很难。低价和随之而来的各方面优势,对于头部主播来说至关重要,被低价吸引来的海量消费者,则是他们在供应链上的优势地位密切相关,但这一切如今都在迅速的变化之中。

2、低价流变

低价的定义权不是主播能独占的。

各大电商平台,如今都已经在低价方面下足了功夫。

从零售行业发展的历史来看,低价是所有零售业态的宿命,并且电商平台天生就带着低价基因,只不过是淘宝、京东靠低价在实体店时代崛起,占尽价格优势;拼多多和直播电商同样靠低价在传统电商时代崛起,再次占尽优势。

如今电商平台都已经意识到低价的核心作用,价格战随之愈演愈烈,各类促销活动几乎就没有停止过。在这种情况下,直播间的低价很难保持独特优势。

直播间低价最主要的来源,还是来自商家的让利和平台补贴。也就是说,头部主播的议价能力,终究建立在合作伙伴的价值认可和业务配合上。但这种认可和配合,则来源于低价所带来的消费者规模。

所以对直播电商这种业态来说,比起选品水平、内容能力等问题,更关键的其实是头部主播对*低价的垄断能力。没有这种“仅此一家”的价格控制力,消费者的注意力和购买决策自然会被其他电商平台分散。

大平台加入低价大战,进一步分散消费者的注意力和购买决策的同时,也开始和大主播之间有了更多的矛盾。

去年双11,京东采销就控诉过李佳琦与品牌方签署底价协议,即一旦发现某品牌产品在其他渠道价格更低,就会将该品牌的产品从直播间下架,并要求品牌方对主播进行赔偿。

今年618期间,关于大主播低价与平台价格之间的区别争议同样出现,也说明头部主播们立足的低价根基正在遭受来自平台的挑战。

本质上,带货主播是一种特殊的销售渠道,与电商平台没有本质区别。电商平台不把主播们当作竞争对手时,双方存在相安无事的空间。但当大平台、大品牌真刀真枪开始争夺定价权时,带货主播手里*的筹码其实就只有自己的人气。

尴尬的是,大主播们相当多的人气正是由*低价带来的。

直播带货的售后和保障问题也一直没有彻底解决。南方都市报曾报道,有消费者认为自己在主播直播间买到了假的SK-II的“神仙水”,但她在举证时需要出具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报告,并为此支付1万元以上的费用,“普通消费者太难了,维权成本太高了”。

人民网“人民投诉”平台的数据也显示,2023年以来,“直播带货”投诉量较高的问题中退货退款难占比50%,售后与承诺不符占比61.7%。

当平台、商家品牌们纷纷主动拿起低价开始武装,叠加更完善的售后能力,大主播们的优势正变得越来越少。一个很明显的趋势,就是如今店播正在大放光芒。

大主播正在失去低价大砍刀

未来,消费者会越来越难看到可以喊出“全网*价”的超级大主播。限时低价看平台、品牌自播,普通低价看京东采销们让利,会成为常态。

3、回归经营

所有电商从业者思考的问题。

头部主播们的危机感还是很强的,这一点从他们纷纷开始自建品牌就能看出来。

既然大家在本质上是渠道,那么如果无法从品牌商家那里获得*价,就需要通过自建品牌的方式来从供应链端榨取利润,并以此保持在用户面前的独特性。

快手头部主播辛巴是走在行业前列的。早在2022年,其辛选集团的GMV就已高达500亿,并且旗下部分自营品牌已经开始走入便利店和商超等线下渠道。

虽然辛巴被快手封禁已成常态,但这种频繁的封禁与解封循环,似乎已经不再影响用户在辛巴的直播间购物。本次618期间,辛选自营品牌尖锋食客推出多个爆款产品,单场直播销售了超111万件产品,销售额超7500万元。

小杨哥今年618带货数据下滑严重,但所属公司三只羊网络已低调出海,旗下“小杨臻选”的洗脸巾、抽纸、垃圾袋、湿巾、坚果、面包等自有品牌产品,也开始随着Tiktok电商陆续进入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仓库。

头部主播自建品牌并不会一帆风顺,毕竟运营直播间和运营品牌的底层逻辑是有很大差别,且不说最要命的食品安全和假货问题,就只是如何定价以平衡销量和毛利的问题,就够这些以低价起家的主播自建品牌们头疼了。

获取足够生存下去的利润,才是所有电商从业者们进行布局的底层逻辑,主播和主播背后的企业,也必须遵守这条规则。但大主播们通常都会有一个很难调整的强势渠道心态,那就是没有赔过本,甚至没有做过微利的生意。

过去大主播及其企业赚的是佣金,抽佣比例高到国货40%起步,进口货20%起步,部分美妆类目甚至是80%起步,而且除此之外,大主播们还有一个就算销量扑街也不退的坑位费做保底收入,可以说是习惯性高毛利。

但当大主播们的行业身份从赚佣金的销售渠道,变成了赚加工费的制造商——同时还要延续低价策略以吸引消费者关注,整个情况就发生很大变化了。

一方面,作为品牌商要有产品优势和产能优势,才有做低价爆款且同时还能赚钱的底气,二是薄利多销赚的如果还没有此前带货赚得多,那大主播们经营自有品牌的意愿度、投入度自然会减少。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大主播们自建品牌的商品售价虽然不算高,但通常也*不算低的那种。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留够利润率。

毕竟和许多中小商家一样,主播自建品牌后,也会害怕赔本赚吆喝的风险,这其实已经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困境。

只是,中小商家和他们的消费者们对此已经熟悉了,大主播和他们的消费者们,还在熟悉这个新环境的过程中。

(0)
小多多的头像小多多创始人

相关推荐

  • 国内药企砍管线的「大刀」收不住了

    对于一家药企来说,砍管线其实算不上什么大新闻,但如果是一个年营收超过两千亿的大药企在一个半月里连砍七条管线呢?这似乎就有点“耐人寻味”了。据悉,这家大药企是上海医药,2023年,其以2603亿元营收登顶A股医药之巅。不过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反倒是近期接二连三地砍管线更能让行业人士产生共鸣。20

    2024年6月28日 创投
  • 类器官智能设备及芯片研发商「黑玉科学」完成PreA轮融资

    投资界(ID:pedaily2012)2月27日消息,类器官智能设备及芯片研发商——黑玉科学于近期完成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参与方包括水木梧桐、方正和生,杭州资本旗下国舜投资、产业方投资者,老股东泰格医药旗下泰煜投资、红杉中国持续加注。深渡资本担任本轮财务顾问。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设备生产、注册申

    2024年2月27日
  • 互联网大厂的裁员自救之路

    互联网大厂的裁员自救之路,站在时代浪潮下不禁让人感慨,时隔30年,互联网公司再度上演了“下岗潮”的悲壮剧情,被迫“中年再就业”的大厂员工们,或许也会想起儿时记忆里父母一辈的遭遇。

    2023年6月22日
  • 1亿美元,蓝驰创投将在苏州落地QFLP基金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8月18日,太湖度假区、吴中金控与蓝驰创投举行合作签约仪式。根据合作协议,蓝驰创投将在度假区落地QFLP基金,基金规模近1亿美元。并与度假区、吴中金控三方共同合作太湖蓝驰科创基金。吴中区委书记丁立新表示,“十四五”以来,度假区深入实施文旅+科技“双轮驱动”

    创投 2023年8月21日
  • 自动驾驶新催化,特斯拉一夜收获5800亿

    国内外齐发力,自动驾驶赛道再度点燃。今年以来,从政策部署到车企布局,在城市内落地高阶自动驾驶的动作频频。还记得7月份《AI,*的爆点》中提到国内自动驾驶正实现从L2到L3的全面过渡,这一进程得到工信部、华为智能汽车CEO相继背书,随后比亚迪带着全栈自研的高级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天神之眼”亮相,从技术

    2023年9月13日 创投
  • 工行五星级客户有什么用 财金账户“六专”服务

    工行五星级客户有什么用?据悉中国工商银行五星级服务内容如下: 1、提供理财金账户“六专”服务,即:“专属贵宾通道”“专享费用优惠”“专家理财服务”“专供理财产品”“专业账户管理”“…

    2022年1月25日
  • 药明系「狂奔」,批量生产IPO

    药明系「狂奔」,批量生产IPO,药明系的野心并不止于此,不仅是超级VC,还悄悄做起了LP。

    创投 2023年7月16日
  • 阿里新动作,就位

    “低调”一年的淘特,似乎迎来了故事的结局:迁回淘宝。2月26日晚,有消息称淘特最后的资产——平台上的商家和商品都即将迁回淘宝,未来,淘特商家的主要经营阵地将转移到淘宝,商品保留曾经的销量、评价等各类数据标签。对此,淘天方面进行回应,表示淘特继续发展,同时增加手淘的全量供给来服务淘特原有市场用户。据悉

    2024年2月27日
  • 体外诊断板块还能买吗 以下几家感兴趣的可以关注

    近一段时间以来体外诊断板块的大涨吸引了很多散户的目光,不少人都想知道这个板块还能不能买有没有哪些公司算是不错的,这篇文章就给大家介绍几家相对来说不错的公司! 第一家可以了解的是之江…

    创投 2022年1月25日
  • 天九共享发布企业家孵化器3.0战略加速构建创新孵化生态体系_行业动态

    6月25-28日,2024企业家夏季合作盛典暨天九企业家孵化器3.0战略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大会聚焦风口级创投赛道,超过30个独角兽、准独角兽项目亮相现场,开放合作商机;天九共享集团也在企业创立33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正式对外发布了企业家孵化器3.0战略。本次大会由中国商业联合会、天九共享集团共同主办

    2024年6月28日 创投
  • 2022年终奖并入综合所得缴个税计算方法 对大家的收入可能有影响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个税改革的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因为这个事情是真切的影响大家的收入的,这篇文章就跟大家聊聊2022年终奖并入综合所得税个税的计算方法! 从2022年1月1日起年终…

    创投 2022年1月25日
  • 榨干减肥药的最后一滴油

    在GLP-1减肥药,阿斯利康正上演一场“强求”的爱情。11月9日,阿斯利康刚宣布与诚益生物达成GLP-1小分子药物合作,后脚其CEO Pascal Soriot便公开表示:未来的市场将不再以治疗肥胖为中心,而更多地关注持续体重管理。不再以肥胖为中心,什么意思?简单说就是,诺和诺德和礼来已经垄断全球减

    2023年11月18日
  • 属于王亚伟的时代一去不返

    属于王亚伟的时代一去不返,能够在历史的轮回中留下名字的,大多已经是人生的赢家。但股民们真正遗憾的是,不论王亚伟,徐翔还是张坤蔡嵩松,他们的故事往往足够精彩,但距离完美的结尾,却又总是有相当的距离。

    2023年6月7日 创投
  • 一家D轮医疗公司,倒了

    这一幕再次发生。近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Histogen宣布提交破产申请。至此,这家成立17年的生物医疗公司黯然告别。这曾是医疗领域的一颗新星——掌舵人盖尔诺顿博士被视为再生医学领域的先驱,她的一项科研发明可以应用于治疗脱发,于是Histogen应运而生。然而,创新药的研发和商业化过程要比想象难得多,

    2024年4月28日
  • Sora的第一波受害者出现了

    ‍有时候生活中的无力感就是,你明知道世界正在发生巨大颠覆,却无法参与这一变迁,只能旁观他人的狂欢,甚至你还清楚不久的将来,你的生活一定会因此被裹挟着向前。Open AI正是这么一家改变全人类生活的伟大公司,继文本模型ChatGPT、图像模型Dall-E大杀四方后,OpenAI继续祭出大杀器——Sor

    2024年2月21日 创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