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勾他上位小说-苏婧瑶君泽辰在线阅读第6章

热门好书《穿书,勾他上位》由知名作者尤宫羽最新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苏婧瑶君泽辰,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穿书,勾他上位》 小说介绍

热门好书《穿书,勾他上位》由知名作者尤宫羽最新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苏婧瑶君泽辰,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穿书,勾他上位》 第6章 免费试读

夕颜殿。

君泽辰面沉似水,满脸肃容地迈入殿内,步伐坚定有力,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妙云妙霞等人瞥见,心中不由地一阵惶恐。

太子殿下今日竟然亲临夕颜殿,而且看脸色不是很好。

她们慌忙跪地行礼问安:“奴婢参见太子殿下,殿下万福。”

“侧妃何在?”

君泽辰的声音冰冷如寒泉,冷冷地从高处传来,他的眼神如鹰隼般犀利,令人不敢直视。

“主子在寝殿,只是主子正在……”

妙云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君泽辰抬手一挥打断,动作干脆利落,随后示意任何人不得跟随。

他迈开步伐,大步流星地走向内殿,直奔寝殿而去。

此时的苏婧瑶正静静地浸泡在药浴之中。

她的肌肤在雾气的蒸腾下,呈现出一种***的色泽,宛如花瓣般娇嫩。

今日本就是她泡药浴的日子,若不是皇后召见,她早已完成了这一疗程。

从坤宁宫返回后,她的手腕到现在都有些酸痛,苏婧瑶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旁的李嬷嬷见状,示意一旁的妙月妙雪为她按摩手腕儿,李嬷嬷则继续熟练地在她身上按摩着,势必要发挥药浴的最大价值。

苏婧瑶的长发高高挽起,因为李嬷嬷的按摩,她的眼神有些迷离,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娇媚与诱惑。

“主子,您已泡了两刻钟,身子可还疲乏?”李嬷嬷心疼地问道。

“好多了。”

“那主子休息片刻,便可起身了。”

苏靖瑶点了点头,她的身子每次泡完药浴实在娇软无力,在浴桶中稍稍平复了片刻后,苏婧瑶才缓缓起身。

随后,在妙月和妙雪的小心搀扶下,走出了浴桶。

***的身子,宛如玉雕般洁白无瑕,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内阁小门的外面便是她梳妆的地方,此处有屏风遮挡,苏婧瑶早已习惯了沐浴完后***着身子走到梳妆的地方,再换上衣裙。

妙月和妙雪正忙着收拾她的各类药膏,而李嬷嬷则专注地清点着药材和特制的香油,眼中满是专注与谨慎。

苏婧瑶走到内阁的小门处,正准备迈步而出,却冷不防地与一脸怒容闯入的君泽辰撞了个正着。

君泽辰踏入寝殿后,不见人影,听到更里边传来些微的动静,这才寻声走了进来。

而苏婧瑶的身子在李嬷嬷的按摩下,本就酸软无力。

这一撞,她不禁娇柔地惊呼出声,“啊!”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痛楚。

苏婧瑶完全不知君泽辰会过来,但是联想到今日皇后的问话,难不成君泽辰今日过来也是因为皇后?

她眼眸中精光一闪,既然猎物来了,自然得勾一勾。

随即,她的双腿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倒。

君泽辰猝不及防地抱住了温香软玉,一时间有些怔愣,但怀中人儿似要滑落,他的大手本能地紧紧搂住女子纤细的腰肢。

怀中女子***的身躯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肌肤娇嫩光滑,仿佛能掐出水来。

君泽辰只得更加用力,才能稳住她的身子,不让她滑下去。

除了他的大手,他的胸膛也直接感受到女子饱满而柔软的触感。

君泽辰心中惊愕,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来到夕颜殿会遭遇这样的情形。

李嬷嬷、妙月和妙雪听到主子的惊呼声,急忙转头看过来,见到太子殿下,皆是惊讶万分。

“奴婢参见太子殿下,殿下万福。”

君泽辰将女子抱在怀中,脸上的怒容尚未消散,然而在这尴尬的情形下,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发作。

沉默片刻后,君泽辰厉声呵斥道:“都滚出去!”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是,殿下。”

李嬷嬷等人赶忙行礼退下,临走前,还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太子殿下这么久都不曾来过夕颜殿,此番一来却是怒气冲冲的样子,自家大小姐怎受得了这样的委屈,李嬷嬷心疼不已。

等人都退下后,苏婧瑶咬着红润的嘴唇,小手用力抵在男子宽阔的胸膛上,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然而,君泽辰的大手犹如铁钳一般,让她难以挣脱。

“殿下,放开妾。”

她的声音娇柔婉转,带着丝丝的委屈,美眸中雾气氤氲,不解地望着眼前的男子,不明白他为何一来就对自己的宫女发脾气。

君泽辰猛地回过神来,缓缓松开手上的力气。

苏婧瑶如惊弓之鸟,急忙闪身离开,匆匆忙忙地背过身去。

君泽辰的手上还带着苏靖瑶身上的水珠,他压下心中莫名的感觉,可是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女子的身上。

只见女子的肌肤白皙胜雪,宛如无瑕美玉,漂亮的蝴蝶骨微微颤动,脊椎顺着线条一路往下,勾勒出曼妙玲珑的身姿,直叫人心神荡漾,难以挪开视线。

苏靖瑶裹身的巾帕放置在内阁外面的屏风上,此刻魅惑的身姿毫无遮挡,无奈之下,她只得轻轻散开如瀑布般的乌黑长发。

乌发倾泻而下,如同流泉飞瀑,瞬间便将娇臀以上的无限风光悄然遮掩。

君泽辰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他面色一热,本欲转身回避,却觉得身子僵硬,仿佛被施了定身咒般,动弹不得。

苏婧瑶轻咬下唇,朱唇轻启,声若蚊蝇地开口问道:“殿下,妾想出去穿上衣裙。”

君泽辰闻听此言,有些懊恼,他是来找她算账的,怎能被美色迷惑!

君泽辰紧紧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极力平复着体内如潮水般躁动的情绪。

稍稍镇定后,转身默默出了内阁,在屏风外的寝殿静静等候。

苏婧瑶听到身后的动静,这才缓缓转身。

她扬唇轻笑,近乎妖娆。

男人啊,有不好色的吗?

随后轻移莲步,身姿婀娜,纤纤玉手随意地摆弄着一缕发丝,袅袅婷婷地走出小门,从外面的屏风上取下那件白色的内裙穿上。

内裙是抹胸的样式,完美地展现出她精致的锁骨,以及线条优美的香肩。

接着,她又披上了一层曳地薄纱,这才莲步轻移,缓缓地走了出去。

苏婧瑶出去后,瞧见君泽辰正背对着她,仿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她轻声说道:“妾参见殿下。”声音轻柔,宛如和风。

君泽辰转过身来,或许是已有心理准备,即便眼前女子宛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动人,他的目光也并未有太多波动。

他的眼神幽深如潭,俊颜之上肃穆非常。

“起来吧。”

嗓音冷淡,听不出情绪。

“谢殿下。”

苏婧瑶起身,微微福了一福。

“苏侧妃还真是好手段呀。”

君泽辰的话语带着冷漠,还夹杂着丝丝讽刺。

苏婧瑶不明就里,水润的眸子满是迷茫与无措,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他如此生气。

“殿下,妾不知妾做了什么,惹您这般生气。”语气中带着委屈与不解。

“孤十日不来夕颜殿,你委屈了?”君泽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反问出口。

“妾不敢,殿下是东宫之主,您想要去哪,就可以去哪,妾不会有半分怨言。”

苏婧瑶低垂着眼眸,小心翼翼地回答。

君泽辰看着眼前女子楚楚可怜又真挚的模样,心中却无半分动容。

这个女人不过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把戏倒是让她玩得炉火纯青。

“没有半分怨言?那你可想要皇嗣?”君泽辰继续逼问道。

苏婧瑶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难道她要直白地说出自己并不想要皇嗣这种话吗?且不说今日皇后的施压,单是这句话若传了出去,恐怕就会连累整个苏家。

“殿下就这般厌恶妾吗?妾知道殿下和姐姐琴瑟和鸣,所以从不奢望殿下怜惜。”

“可是妾与殿下的赐婚圣旨上,明晃晃写着让妾为殿下延绵皇嗣,妾如何能说出‘不想要’三字?”

苏婧瑶的眼眸中渐渐泛起泪光,盈盈如水,就那样直直地望着他。

她倔强地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滑落。

君泽辰的眼神微微一沉,他都如此质问她了,竟然还在他面前故作柔弱。

“那你今日去坤宁宫找母后所为何事?难道不是为了皇嗣?”

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

“妾今日去坤宁宫的确是因为皇嗣,可……是皇后娘娘召见妾,妾不得不去。”

苏婧瑶轻声解释道,美眸中满是无奈与苦楚。

君泽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他眉头微蹙,难道,真是他误会了她不成?

可是以前母后向来对他后院之事并不上心。

当初他与凌悦大婚之时,他曾带着凌悦,欲前往请安,母后却摆手道,后院之事由他自行管理即可,还称每日应付后宫嫔妃已然心累,太子妃无需时时拜见。

难道,当初母后并非不想插手他的后院,而是当真十分不喜凌悦?

苏靖瑶入东宫不过十日,便能得母后亲自召见,甚至还为了她,亲自派金华姑姑前往御书房,让父皇对他加以训诫。

“你在坤宁宫做了什么?”

君泽辰的声音相较之前,缓和了许多。

“妾陪着皇后娘娘说了几句话,随后……便回了宫。”

苏婧瑶的眼神有些躲闪,她微微垂着头,几缕发丝滑落,轻拂过脸颊。

“孤听说你在坤宁宫可是待了快一下午,你陪着母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君泽辰的目光紧盯着她,缓缓问道。

母后本就对凌悦有所不喜,若是苏婧瑶再故作柔弱地告状,他几乎可以猜到,母后定然会更加厌恶凌悦。

然而,母后与凌悦皆是他所珍视之人,他自然不愿见到二人关系如此不睦。

“殿下,妾真的未曾与皇后娘娘说过什么。”

苏婧瑶轻启朱唇,娇柔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无奈,娇靥上满是恳切。

君泽辰眉头微微皱起,心存疑虑。

苏婧瑶轻抬臻首,琉璃般璀璨的美眸,犹如子夜繁星,饱含着真挚,目不转睛地望向他,其间似有千言万语。

可她心中却巴不得他继续追问,若他不再追问,自己这出戏又该如何继续唱下去呢。

“你若不实言相告,孤男道不能自己去问、去查?”

君泽辰的语气中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威胁之意,剑眉微蹙。

苏婧瑶面露难色,微微低头。

随后朱唇轻启,轻声说道:“妾于坤宁宫抄写《女则》,抄了足足十遍才回来。”声音轻若蚊蝇。

君泽辰面露疑惑,剑眉高挑,问道:“母后缘何要你抄写《女则》十遍,莫非你惹恼了母后?”

苏婧瑶低垂着头,心中暗自咒骂,狗男人,究竟是谁惹恼了你母后,你心中没点数吗?

“殿下,皆是妾之过,妾不能为殿下绵延皇嗣。”

苏婧瑶的声音轻柔婉转,仿若羽毛般轻轻飘落,水眸中似有雾气氤氲。

君泽辰闻听此言,双眸微眯,瞬间明白了母后召见苏婧瑶的缘由。

母后定然知晓了他从未宠幸过苏婧瑶,故而召见询问情况。

而苏婧瑶却是个柔柔弱弱、与世无争的性子,恐怕惹得母后生了好一通气,这才派金华姑姑去了御书房。

君泽辰的面庞上浮现出复杂的神情,他深深凝视着眼前娇美的女子,心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涟漪。

她承受着他的误会,又遭受着母后的责难,眼眶中虽泛着点点泪光,却愣是倔强地紧咬下唇,不肯让泪水滑落。

她看似柔弱,内心却仿佛有着无比坚韧的力量。

“是孤误会了你,母后的意思孤已然知晓。今夜,孤便留宿夕颜殿。”

君泽辰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

话至中途,他稍稍一顿,双眸微垂,须臾,接着说道:“不过,孤不会碰你。”

其声虽较之前温和了些许,然所言之语,依旧带着几丝令人心碎的冷意。

“是,殿下。”

苏婧瑶娇柔的身子微微一躬,颔首应道,姿态恭敬至极,仿若一个任人摆布的精致木偶。

然而,她低垂的臻首之下,美丽的面庞上却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谁稀罕你碰?日后最好是别求着碰她!

今日这般折腾,晚膳的时辰都快要错过了。

苏婧瑶朱唇轻启,柔声问道:“殿下用过晚膳了吗?”

君泽辰剑眉微蹙,目光凝视着苏婧瑶,轻声回应道:“还未。”

“那妾让人单独为殿下准备膳食吧,妾担心殿下不习惯妾平素所用之物。”

她的语气轻柔,美眸中透着真切的关怀,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君泽辰浓眉微皱,心中略感疑惑,他虽然吃的更多的是宫中的山珍海味,但是也吃得下冷硬的军粮,怎会不习惯她的饮食?

更何况东宫的膳食难不成还怠慢了她?

“无妨,孤与你一同用即可。”

“那妾这就叫人把膳食端上来。”

君泽辰点了点头。

今日母后当着他的面让父皇劝他,自然不能违背父皇的旨意,此后或许少不了要在夕颜殿留宿了。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无奈。

苏婧瑶出去后,轻声吩咐下人将膳食端了上来。

一众宫人动作利落,井然有序地将一道道菜肴小心翼翼地呈至桌上。

头一道便是补气血的八珍汤,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之后则是养颜的玉容乌凤汤,汤中食材清晰可见,色泽诱人。

接着是鱼胶党参肉,肉质鲜嫩,再而是花胶海参汤,海参饱满,汤汁浓郁。

其后还有当归红枣排骨、黄石炖鲈鱼、桃胶鲜奶木瓜羹、粉葛煲花豆……

不多时,共计十二道菜便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了桌上。

苏婧瑶与君泽辰相对而坐,各自沉默不语。

起初,君泽辰一脸平静地等待着上菜,他倒要看看他这位侧妃每日都吃些什么,竟敢说出他吃不习惯的话来。

待一道道膳食陆续上桌,君泽辰的眉头却不自觉地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待全部上完后,君泽辰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奇怪,“你每日食这些?”

苏婧瑶微微一笑,柔声答道:“殿下,妾自幼身子较弱,故而补气血的八珍汤每日都会服用。”

她轻抬玉指,指向玉容乌凤汤,巧笑嫣然,“另一道玉容乌凤汤,是美容养颜的佳品,可提亮肤色,妾虽身子娇柔,然则脸色尚好。”

说罢,她转过头美目盼兮,与君泽辰目光相对。

君泽辰顺着她的话,仔细端详起她的面容。

因适才泡过药浴,她的脸上未施任何粉黛,此刻宛如出水芙蓉,细腻白净的肌肤毫无瑕疵,眼睛明亮如星辰,唇色嫣红如樱桃。

果然是气色极佳,明艳动人。

接着,苏婧瑶继续介绍道:“殿下,这是粉葛煲花豆,是细嫩肌肤、美白褪黑的好物。”

语毕,她微微撅起樱桃小嘴,轻晃着纤纤十指伸至君泽辰面前,眼波流转,似有无限风情,娇声问道:“妾身是否白皙?”

君泽辰凝视着她如葱般的十指,只见其白里透红,犹如羊脂白玉般温润,心中不由一动。

不由微微点头,轻声应道:“嗯。”

苏婧瑶俏脸微红,低垂臻首,声若蚊蝇:“其余的膳食嘛,皆有美容养颜之效,还有……丰胸之功。”

最后几个字,说得细若游丝,几不可闻。

君泽辰耳力极佳,将她的话听得真真切切。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着苏婧瑶高耸的部位瞥去,只匆匆一瞥,便如触电般迅速移开。

他面色微红,略有尴尬地问道:“你已然够美了,缘何每日还用这些。”

话刚出口,君泽辰便懊悔不已,这句话仿佛在夸赞她一般。

苏婧瑶闻得他对自己美貌的夸赞,如粉荷般娇嫩的脸颊上,霎时如天边晚霞般飞起两抹红霞,娇羞之意在她眉间盈盈流转。

她面上微露自得之色,轻声言道:“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十岁去踏青,芙蓉作裙钗。妾身自幼便爱美,久而久之,已习惯食用这些,着实不喜多油多盐的膳食。”

苏婧瑶对自身的要求极为严苛,于容貌和身材的管理,可谓达到了令人惊骇的程度。

当初苏夫人知晓女儿每日需进食这些,还要浸泡那药浴时,满脸皆是震愕色。

继而,苏婧瑶又柔声说道:“殿下,您若是用着不习惯,妾便让人再为您备些其他的吧。”

“不必了,便是这些吧。”

话音落下,二人便开始用膳。

苏婧瑶的仪态仿若春日里的微风,轻柔而优雅。

身旁的妙雪熟练地为她布菜,妙雪伺候她多年,对她的饮食习惯自然是心知肚明。

先是舀起两小勺八珍汤,轻轻放在苏婧瑶面前的小碗中。

苏婧瑶以素手轻掩朱唇,先是轻嗅了一下汤的香气,而后才缓缓将其送入嘴中。

喝完八珍汤后,她又夹起一块排骨,动作优雅地放入口中,轻轻咀嚼。

接着,妙雪又为她舀了两小勺乌凤汤,苏婧瑶小口小口地品尝着。

随后,她又夹了几块鱼片和党参,慢慢送入口中,再轻抿几口羹煲。

君泽辰用膳时,一举一动皆符合宫廷礼仪,他的目光却不时落在苏婧瑶身上。

他一边进食,一边默默观察着苏婧瑶,眼中满是好奇。

她用膳的方式实在与众不同,每一勺汤都要品几口才完全喝下,每一小口食物都要仔细咀嚼数遍才咽下。

尽管看上去她吃得并不多,但当君泽辰已然用好时,苏婧瑶仍在不紧不慢地享用着美食。

“你……”

君泽辰的目光如同被磁石吸引一般,紧紧盯着苏婧瑶,她用膳慢条斯理,仪态似乎与宫中的娘娘们没甚区别,可又别有一番风情。

苏婧瑶察觉到他的注视,心中略感疑惑,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解,对着他轻轻眨了眨眼,“怎么了?”

大惊小怪,没见过美女用膳吗?

君泽辰轻轻摇了摇头,并未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她用完膳。

苏婧瑶用完后,端起一旁的当归银耳茶,轻啜一口,茶水如甘霖,滋润着她的喉咙。

然后,她接过妙雪递来的漱口水,轻轻喝下,又优雅地吐了出来。

至此,这顿晚膳方才结束。

君泽辰也在今日对娇娇女子有了新的了解,这小女人怕是没吃过苦吧,吃穿用度不仅仅是奢华,而是透着精致和涵养。

他库房中倒是有一套极适合她的衣裙,还是去年番邦进贡之物,那套衣裙极尽璀璨华丽,而凌悦喜爱素雅简单的装饰,觉着繁琐的打扮会影响她的行动。

因此这套衣裙便一直搁置在他的库房中。

(0)
小多多的头像小多多创始人

相关推荐

  • 写节日的古诗有哪些(关于传统节日的古诗)

    前言 前几天遇到这样一个问题:与传统节日有关的诗词有哪些呢? 我国有很多传统节日,如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七夕节、中秋节、重阳节……….…

    2022年5月21日 美文
  • 《萧姝言沈书梨》完整版小说-《萧姝言沈书梨》免费阅读

    精品好书《萧姝言沈书梨》是来自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萧姝言沈书梨,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春寒料峭。低矮的茅草屋内潮湿阴暗,隐约弥漫着一股子血腥气。“瞎了眼的贱蹄子!敢伤了我儿!”“我打死你!我打死你!”麻布粗衣的王老太手里攥着鞭子,一下一下的鞭笞地上蜷缩的女子。女子清瘦,头发糟乱,面色惨白,眼眸浑浊无神。她被打的遍体鳞伤,伤口和衣衫结痂在一块儿。“***!”王老太累的扔下鞭子,两手叉腰,上前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她的腰腹上。

    美文 2023年9月8日
  • 快穿:在甜文里被大佬们亲哭最新章节-盛柠柠洛亦熙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快穿:在甜文里被大佬们亲哭》由著名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盛柠柠洛亦熙,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大晋 公主府“箫郎,本宫好热。”少女半卧睡在美人榻上,娇容酡红,眸子盈着一层朦胧的雾气,嗓音娇娇软软的。塌边挨着一个男人,正殷勤的给她捏脚。注意!这个男人叫小帅……咳咳……这个男人叫萧玉郎。

    2024年4月11日
  • 静止的反义词

    今天语文老师梦瑶针对静止的反义词是什么这个问题,给大家整理了静止的反义词相关资料内容,并且包含了词语的意思注释,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 静止的反义词 静止的原词: 静止( 意思…

    2022年3月29日
  • 林玉萍小雨结局是什么 林玉萍小雨免费阅读全文

    林玉萍小雨是著名作者今生明日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从我的记事起,我爸妈就对我很不好。我说我想要一个娃娃,他们编了个巫毒娃娃给我。我老师说我有绘画的天赋,我爸就将我的手给跑到了冷水中,将我的手给冻坏了。他们从我畏惧的表情中,找到了一种病态的乐趣,此外还将属于我的那份爱,给了我的姐姐,时常教唆我的姐姐来欺负我。我长大了。我姐姐把我的男朋友给占了。我爸爸给了我一巴掌:“死丫头,你也配谈恋爱?瞅你这贱样子!你也配要男人?还是出去卖算了!”后来我死了。我爸妈看着我的遗照,说不出话来。我妈说我怎么走得这么早。她还没有和我说几句体己话。

    2024年1月31日
  • 放纵心声秦如蕾秦柳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

    火爆新书《放纵心声》由著名作者听蛊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秦如蕾秦柳,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重活一世,在首富秦家找上我那天,我果断拒绝了他们。妈妈问我为什么不肯跟她们回去,我面上瑟瑟发抖,却在内心浮想联翩。【姐姐说她认我回去是为了给她儿子捐肾,保命重要,我还是别跟她走。】假千金眼神中流露出得意之色。妈妈却陡然寒了脸。我压住心头的狂喜。看来,这一世,他们仍然每个人都能听到我的心声。

    2024年2月18日
  • 何彦江桃什么小说 何彦江桃全文免费阅读

    何彦江桃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我也不知道跟他这算什么。大概就是青春萌动下的荷尔蒙错乱吧。后来他的消息我都是听何欢说的,听说他女朋友换得勤,听说他学业有成,听说他在美国那边工作也很厉害……渐渐地,我就不去打听了,关我什么事。想到这些,我心里有些闷。

    美文 2023年5月13日
  • 小学生班级安全公约 学生放假安全公约初中高中生

    班级安全公约 为了营造安定、和谐的学习环境,为了让同学们的身心得到健康的发展,特针对现实情况制定如下安全公约,希望全班同学共同遵守。 一、树立牢固的安全意识,随时随处关注自己及他人…

    美文 2022年3月29日
  • 重生二十做村妇完整版-刘微李南全文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重生二十做村妇》由著名作者萧梧织梦著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刘微李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上市女总裁重生,她一改往日的作风,没有与隔壁村的李南离婚,没有抛下一切独创北上广,没有按照原来的轨迹一步步从洗碗妹拼到上市总裁,而是留在了那烟火缭绕的秀丽田园,留在了那老实忠诚的男人身边,开启了刘微的另一种灿烂人生。

    2023年7月23日
  • 苏辞玥陆景铭小说 苏辞玥陆景铭全文免费阅读

    苏辞玥陆景铭是著名作者苏辞玥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你跟顾政委很熟吗?…

    美文 2023年7月7日
  • 孟母断织原文及翻译(孟母断织教子翻译)

    昔孟母 择邻处 子不学 断机杼 窦燕山 有义方 教五子 名俱扬 译文:战国时,孟母为了使了孟子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曾三次搬家,最后定居在一所学校旁边,孟子年幼时不努力学习。孟母气得…

    2022年5月21日
  • 汤姆索亚历险记好词好句(汤姆索亚历险记读书笔记摘抄)

    1.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余华《活着》 2.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余华《活…

    2022年5月21日 美文
  • 江折夏傅屿霄小说全文 江折夏傅屿霄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江折夏傅屿霄是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江折夏死了。她的魂魄游荡在墓园内,想她堂堂的江家千金,却因为迷恋个凤凰渣男,落得个不得好死、家破人亡的结局,真是可悲可恨可笑啊!魂魄即将消失之际,一道陌生漆黑的身影忽然闯入她的视野。

    2024年1月16日
  • 温简言免费阅读全集-温简言费淮完整未删减版阅读

    温简言主人公叫温简言费淮,是作者佚名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温简言摸了摸特地没涂药,依旧红肿的脸道,“拜贺大小姐所赐,这脸暂时还没毁掉,不过以后可不敢说。”“什么拜我所赐?王妃莫不是得罪的人太多,一时间找不出凶手就赖在我身上?”贺琳听到这话,眼底满是气恼和怒气道。

    美文 2023年4月24日
  • 苏云汀宋闻璟小说 苏云汀宋闻璟免费章节阅读

    苏云汀宋闻璟是著名作者蜜糖关关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第一世凄惨而亡,第二世亦是炼狱。罪魁祸首,都是后娘与同父异母的亲妹妹!都已经第三世了,苏云汀下定决心改变命运。然而人是出了府,转头还是被妹妹卖给了傻子当发妻。莫非这次,又是一重更加凄惨的结局吗?等等!这个痴傻如孩童的夫君,他好像不对劲!

    美文 2023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