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月弥陆靳小说 桑月弥陆靳完整版免费阅读

桑月弥陆靳是著名作者桑月弥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桑月弥陆靳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我并不参与其中。我只是组织这场活动而已。而且只是算是个接头暗号,总有人开口说话会紧张,有的人嘴笨可能没说清楚意思错过了,送一朵花就明白了。”换句话说,本意并不是看那个女生或者男生有魅力。有句话叫,宁缺毋滥。…

桑月弥陆靳知乎小说》 小说介绍

桑月弥陆靳是著名作者桑月弥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桑月弥陆靳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我并不参与其中。我只是组织这场活动而已。而且只是算是个接头暗号,总有人开口说话会紧张,有的人嘴笨可能没说清楚意思错过了,送一朵花就明白了。”换句话说,本意并不是看那个女生或者男生有魅力。有句话叫,宁缺毋滥。…

《桑月弥陆靳知乎小说》 桑月弥陆靳知乎小说第204章 免费试读

萧总道:“你小时候我确实抱过你,那时候我就在想,怎么有你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果然长大出落得美。你在生活上有没有许多困难的地方?要是有,尽管跟叔叔说,叔叔能帮肯定帮。”

“我现在的生活还好。”桑月弥温和问道,“萧叔叔,你之前身体就不好,我看今天服务员来回送的都是香槟,我去给你泡杯茶怎么样?”

萧总摆摆手道:“不麻烦你们小辈了,叔叔让助理去做就行。”

“萧叔叔,还是我去吧,咱们都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做小辈的,该为长辈做点什么的。”桑月弥恭敬的说着。

萧总笑道:“这男女还是有区别,阿钰这小子,就从来没有这么细心。”

陆靳也笑:“叔,我这从小给您泡过的茶,也不少吧?”

他显然跟他特别熟,好似亲叔侄一般。

桑月弥在两人的交谈声中,无声的退下了。等到她走到茶水间,脸上的笑意便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她想喝杯水冷静冷静,只是端起杯子时,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终于见上面了。

桑月弥想,终于见上了。

只是她想起陆靳跟那人亲近的模样,心情很是复杂。她最恨的人,却是陆靳十分尊重的长辈。

桑月弥在茶水间调整了五分钟,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她端着茶走过去,温和笑道:“萧叔叔,您喝喝看这茶。”

男人小酌一口,满意道:“洛初这煮茶手艺倒是不错。”

之后桑月弥便一直陪在他旁边,等到萧总上台去做演讲了,之前跟她不对付的那个女人才上来道:“陈小姐也不必觉得自己跟萧总有多熟,毕竟他老人家,对任何一个晚辈都不错,你并不是真得了他青眼。”

桑月弥冷冷的看着她没说话。

对方之前无论说什么,也没有见她有任何不对劲的时候,这会儿眼神里却带着压迫感,让她不由得有些心虚,但还是虚张声势道:“不信你可以去问问。”

桑月弥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是陆靳的,他说:【不用搭理这个疯子。】

她回头去看陆靳这会儿坐的位置,他看上去在很认真的听演讲,不知道什么时候分神来注意她这边的事情的。

桑月弥便没有理会女人,她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到结束之后,萧饭局上萧总也热情的让桑月弥坐在自己旁边,他有些感慨的说:“洛初,看到你,我就想起你父亲。他那么好的人,怎么会遇上车祸这种意外。上天这不公平。”

桑月弥心里痛得发抖,恨不得撕掉他虚伪的面具,眼泪也不受控制的直往外流。

她心里冷的厉害,仇人就在眼前,她用力的握着西餐的刀子,如果她这一刀下去,不知道能不能解决了他。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她很难得才能这样亲近他一回。

但下一刻,她就松开了手,手从握着餐具变成摸索几下,这个动作反而像是在找纸巾。

她还没有找到,萧总就把纸巾递给了她:“裸洛初,前边还说不哭,这会儿怎么又哭了?不是还说自己缓过来了?”

桑月弥不好意思的笑道:“您刚刚那番话,触动到了我。您和他之前关系肯定好,那番话他听了也会动容吧。”

萧总叹口气,道:“叔叔不提了好不好?洛初你好好吃饭。”

桑月弥道:“是我打扰到您的雅兴了。”

“叔叔本来想让阿钰哄哄你,但转念一想,你们离婚了。婚礼那时候,叔叔忙,没能来参加,也是遗憾。”萧总那双慈祥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惋惜,又道,“不过你们还能像如今这样当朋友,也很让人欣慰。”

桑月弥浅笑着,不再言语。

这顿饭结束,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送他离开。他还不忘跟桑月弥道别,俨然一个心疼小辈的长辈:“洛初,要是有困难,你一定要跟叔叔说,好不好?”

桑月弥笑道:“那就先麻烦叔叔了。”

一堆人簇拥着他离开,他确实是所有人眼中德高望重的长辈。

桑月弥说了马上得回公司,才没有跟上去。

等到她一个人时,她这才感觉到自己早已经一身冷汗。

桑月弥有些脱力的坐在了地上,然后抱着膝盖,她抬起头,泪流满面。

凭什么,坏人活得这样好,活成了所有人眼里的好人。

桑月弥即便站出来指责,挥下去那一刀,所有人不会怀疑他,只会觉得自己有病。

陆靳转身回来结账时,却正好看到桑月弥蹲在地上的场景,他连忙朝她走了过去,刚喊了一句她的名字,就被她给抱住了。

“怎么了?”陆靳赶紧把她从地上抱起来,说,“洛初姐,你怎么了?”

桑月弥默默流泪,没有言语。

陆靳便直抱着她,最后把她放在桌子上,正好站在她双腿之间,抽纸给她擦眼泪,她的头正好可以贴在他胸膛上。双手抬起来,也正好环住他的腰。

陆靳就这么抱着她。

不一会儿,外头进来一个服务员,看到他们搂抱的画面,手上的东西愣愣的砸在了地上。

即便被撞见了,陆靳也只是瞥去一眼,没松手。

公告

出差,今天请假一天。

不欠文,上次请了一次后面几天都补回来了,群里已经解释哪几天是补的。这次也会照例补。

(0)
小多多的头像小多多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