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牛县,冲出一个超级独角兽

中国最牛县,冲出一个超级独角兽,从籍籍无名到县域经济的天花板,昆山无疑是一个逆袭的精彩案例,留下许多值得深思的招商启示。

又一个超级独角兽从县级市走出来。

投资界获悉,上汽集团近日公告显示,公司拟通过嘉兴创颀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嘉兴颀骏一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清陶能源追加投资不超过27亿元。一位不愿具名投资人透露,公司最新估值已达数百亿元,令人惊讶。

清陶能源究竟有何来头?2016年,清华大学南策文院士带领团队在昆山开发区创办清陶能源,从研究固态锂电池产业起步,至今建成了全国首条固态锂电池量产线,实现固态锂电池技术从高校实验室到市场化、产业化的转变。一路走来,清陶能源融资火爆,成为近年创投圈现象级项目。

透过清陶能源,我们第一次看到昆山鲜为人知的新能源产业版图。作为中国最强县级市,昆山连续18年位居全国百强县(市)首位,也是全国首个GDP突破5000亿元的县级市。“钙钛矿明星公司协鑫光电,同样来自昆山。”一位新能源VC朋友深有同感,这两年去昆山出差找项目的投资人渐渐多了起来。

清华师生创业

在昆山干出一个超级独角兽

这是一段师徒联手创业的故事。

那是2015年,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南策文团队在清华大学“昆山周”活动中,深深被昆山吸引。次年,南策文院士便带着学生冯玉川、李峥等人在昆山开发区成立了清陶能源,致力于固态锂电池产业化。

为何要研究固态电池呢?由于目前液态锂离子电池在能量密度、安全性等方面都遇到了发展瓶颈,固态电池可以使用固体的新材料去替代传统锂电池中的电解液部分。因此,固态锂电池具有高安全、长续航、低成本三大核心技术优势,是行业公认的下一代锂电池技术。

清陶能源成立之前,南策文院士团队已经在固态锂电池领域已经进行长达近20年的研发,积累丰富的科研经验。即便如此,清陶能源成立初期还是遇到不少挑战。当时,受生产规模和资金实力的限制,清陶能源在市场中并不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清陶创始团队冲在生产、销售、研发一线——生产任务重的时候,大家一起拼生产;为了打开销路又要亲自到全国各地与客户沟通洽谈。作为公司管理者之一,李峥牵头成立攻关小组,最终彻底突破了固态电解质批量应用到固态锂电池上的最后关卡。

2018年,清陶能源建成了国内首条固态锂电池的生产线,设计产能0.1GWh。同一年,昆山产业科创中心建设推进大会隆重表彰首批昆山市“头雁人才”及团队,清陶团队获得1亿元项目资助。

2020年,清陶能源建成投产固态动力锂电池规模化量产线,实现由0.1GWh到1GWh的产能升级。同年,一辆搭载清陶固态电池系统的纯电动样车在北汽新能源完成调试并成功下线。这台样车是国内首次公开的可行驶的固态电池样车,此番下线标志着清陶能源在固态电池汽车技术研发上迈出关键一步。

随即,清陶能源董事长冯玉川立下“小目标”;今后三年将加大投入,以超过10亿元进行研发,年营业收入将增长10倍以上,全球装机量进入行业TOP10。

虽然不知清陶能否在今年完成这个小目标,但这家公司却实现了完美蜕变。清陶能源成为了最早可以实现装车的团队之一,更是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2022年,江苏省生产力促进中心江苏省独角兽企业及瞪羚企业评估结果,清陶能源获评江苏独角兽企业。

“作为独角兽企业,清陶能源正处于倍增爆发时期。”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冯玉川信誓旦旦。

VC/PE云集

上汽,刚又投了27亿

随着新能源火爆,清陶能源一跃成为创投圈的现象级项目,过往融资历程令人惊叹。

早在2015年,峰瑞资本早期项目负责人朱祎舟和同事便注意到南策文院士团队,并做了大量调研,很快敲定了投资。

2016年,清陶能源完成A轮和B轮融资,投资方为峰瑞资本。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曾感叹,2016年初投的时候,清陶能源估值在几千万元,当时也很难预想到它会变成今天一级市场估值百亿的公司。

不到一年时间,清陶能源完成了C轮融资,估值大涨。

2019年,清陶能源已经建成了固态锂电池量产产线,同年完成C轮及C+轮两轮融资——其中C轮融资由北汽产投、中银投资主导,早期投资人峰瑞资本继续跟投;C+轮融资由北汽产投领投,昆山国科创投、峰瑞资本跟投。

2020年,清陶能源完成E+轮融资,由上汽集团领投,昆山国创投资集团、淮安市淮上英才创投跟投。紧接着,清陶又完成了E++轮融资,广汽资本投资。2021年,清陶能源完成F轮融资,上海科创基金领投,新鼎资本、科森科技、峰瑞资本、上海博福等机构参与,至此估值迈上百亿新台阶。

一边融资,清陶能源也一边完善产业布局,现已建成“新能源材料—固态锂电池—自动化装备—锂电池资源综合利用—科研成果孵化—产业投资”的完整产业生态链,与多家主流车企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期间,上汽集团还与清陶能源联合成立“固态电池联合实验室”,将在千公里以上长续航固态动力电池量产应用、固态动力电池4C快充技术、高安全长寿命固态动力电池开发、高效率固态动力电池集成技术开发等项目开展合作。按照规划,双方合作研发的千公里以上长续航固态动力电池,将率先在上汽自主品牌新款车型上应用

这一次,上汽再次重仓清陶能源。根据上汽集团公告,公司拟通过战略专项基金上汽(常州)创新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设的嘉兴创颀与新能源专项基金嘉兴颀骏一号向清陶能源追加投资不超过 27 亿元。本次追加投资完成后,通过嘉兴创颀、嘉兴颀骏一号及嘉兴创荣将间接持有清陶能源约 15.29%的股权。

至此,清陶能源成为昆山最为知名的独角兽。“我们在昆山的创业、创新以及清陶项目的快速发展,印证了昆山科创环境的优越性、承载度和无限的张力。”冯玉川曾如是说。

GDP破5000亿

中国最牛县级市何以炼成?

不只清陶能源,昆山还有另一个新能源现象级公司——协鑫光电。

协鑫光电的三位创始人范斌、田清勇、白华,都来自于清华⼤学化学系。其中,协鑫光电创始人、董事长范斌清华本科的毕业设计就是关于三代光伏技术。后来,范斌前往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师从该校钙钛矿结构电池发明者Michael Gratzel。

博士毕业后,范斌回到厦门,找来了清华同学田清勇、白华一起创办了惟华光能即协鑫光电前身,专攻钙钛矿技术。但由于钙钛矿技术过于超前,公司常常陷入经营困难的窘境。直到2016年协鑫集团入股,该团队重新出发创立了协鑫光电。如今,市场逐渐认可钙钛矿技术,主动来找协鑫光电的投资人也变多了。

仅在2022年,协鑫光电完成两轮融资,金额数亿人民币。其中,协鑫光电B轮融资十分火爆,最终被腾讯拔得头筹,成为了唯一一位投资人;而协鑫光电的B+ 轮融资同样簇拥着知名投资人,淡马锡投资、红杉中国、IDG资本三家联合领投,川流投资等机构跟投,大股东协鑫科技持续加码,阵容豪华。

此外,上海电气国轩在江苏昆山已有一座年产能为300 MWh的锂电池储能系统生产基地。目前,昆山聚集了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制造企业超100家,覆盖6大核心系统50多个种类,有从事电机、电控制造的瑞驱电动、蔚隆电子,还有从事充电枪生产的惠禾新能源等。

“新能源代表着未来的产业发展趋势,是一个新的发展赛道,昆山以超前的眼界把握这一趋势,并且在新赛道上笃定前行。”冯玉川曾说,这符合昆山建设新城市、发展新产业、布局新赛道的定位。

于昆山而言,这些只是冰山一角。作为苏州市代管的县级市,昆山总面积不足一千平方公里,却是“中国最强县”。昆山市发布的数据显示,昆山2022年全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5006.7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8%,成为全国首个GDP突破5000亿元的县级市,更是连续18年居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首。

而在几十年前,昆山完全是另一番景象。由于工业基础非常薄弱,昆山没有及时跟上发展乡镇经济的步伐,在当时苏州市下辖的6个县中常年排名倒数第一。为了发展经济,昆山自费把一块农田划成了开发区,并冠上“工业小区”的名字,由此中国第一个自费开发区诞生了。

昆山一段“拆笔记本电脑”的招商故事广为流传——当时,昆山招商人员把一台笔记本电脑拆开,紧盯其中1000多个主要零部件,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开展招商,先后招来了近500家规上电子信息企业,形成了国家级开发区、高新区和综保区三家国字号产业园区,最终构筑了一条规模宏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链。

由此,产业链招商模式也成为昆山发展产业链的经典打法,帮助昆山塑造一个全新的产业生态。2022年,昆山完成规上工业总产值超过1万亿元,拥有1个千亿级IT(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产业集群和12个百亿级产业集群。

从籍籍无名到县域经济的天花板,昆山无疑是一个逆袭的精彩案例,留下许多值得深思的招商启示。

放眼当下,“基金招商”、“产业链招商”“人才招商”各种模式席卷全国。与此同时,各地县城开始脱颖而出,跑出了一个个明星独角兽公司,一场影响深远的城市洗牌大战缓缓拉开帷幕:谁会是下一个昆山?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张继文,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305/514646.shtml

(0)
小多多的头像小多多创始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