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禁忌的触碰》林伟刘念(全目录)全文无删免费阅读

→→推荐【热榜】小说《禁忌的触碰》无删减完整版小说

名称:禁忌的触碰

主角:林伟刘念「完整版」《禁忌的触碰》林伟刘念(全目录)全文无删免费阅读  “妈,呜呜呜……”

门口传来凌冰冰的哭声,紧接着,便是一个人影慌慌张张的从门口跑进来。

凌一本来是坐在角落里,手里捏着一个解压玩具的,看到凌冰冰那害怕的样子,心里冷笑,不过面上不显。

坐在沙发上的舒红梅连忙起身,扶着慌慌张张的凌冰冰,一脸的焦急:“ 冰冰,你怎么了?”

“妈……”凌冰冰一下子扑进舒红梅的怀里,喉咙里还有呜呜咽咽的声音。

舒红梅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很是着急:“冰冰,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凌冰冰从舒红梅的怀里抬起头来,已是泪人儿一个,看起来好不可怜。

“妈,我医死人了。”

“医死人了?”舒红梅紧蹙的眉头一舒:“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呢!不就是医死个人吗?赔点儿钱就是了。乖,不哭。”

“妈……”凌冰冰哭得更加的大声了:“妈,那是厉家的亲戚。”

“什么?”正从楼上下来的凌世成 ,在听到自己宝贝女儿的话时,吓得腿一抖,差点儿从楼梯上摔下来。

好不容易,扶着栏杆,才强行稳住自己的身体。

佣人见状,立马跑过去扶住凌世成:“先生。”

凌世成挥了挥手,让佣人离开,自己才一步步往楼下走。

“你说什么?”

凌世成的声音一厉, 吓得凌冰冰的身体一抖,抬起眼泪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朝着自己走来的父亲,有些哆嗦。

“爸爸,我……”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凌世成吼道。

“爸爸,我……”凌冰冰咽了咽口水,这才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我医死了厉家的亲戚。”

“混账……”

凌世成抬起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扇下去,就听到一个佣人来报。

“先生,厉家来人了。”

“什么?”凌世成再次一惊,没有想到,对方来得这么快。但是,更加让他吃惊的是,他的话音刚落,厉家的人已经闯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他的身后跟了七,八个保镖。

中年人直接走到凌世成身边,倨傲的看着他。

“凌先生,凌小姐将我们厉家的亲戚给医死了。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我们厉老爷子。厉老爷子深明大义,看在凌家一向本本分分的份儿上,就不追究了,只是……”

凌世成在听到前面一句的时候,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可是,听到中间一句,心又放了些许下来,可是,后面这个只是……

这不到10秒钟的时间,他的心脏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战战兢兢的站在这个中年人面前,低眉顺目。。

中年男人再次将前面未说完的话接着说:“只是,让凌小姐嫁进厉家,照顾我家三少爷。”

“什么?”凌世成一听,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睥睨他一眼:“没听清?”

凌世成吓得一抖,连忙摆手:“不,听……听清了。”

“哼。”中年男人冷哼一声:“明天,会有人来接凌家小姐,你们自己做好准备。”

“是……”凌世成啥都不敢说,只能点头哈腰的恭送人家离开。

等厉家的人一走,凌世成就像是从鬼门关门前走了一趟一样,吓得差点儿瘫软在地。还好,有舒红梅搀扶了一把,才不至于丢脸。

舒红梅将凌世成搀扶到沙发上坐好,凌世成这才抬起手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他这心还没有完全放下去,凌冰冰便扑了过来,直接扑进他的怀里。

“爸爸,我不嫁,我不嫁,呜呜呜……”

“可是,那是厉家啊!由不得你不嫁啊!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啊!”凌世成唉声叹气的劝说。

“可是……”凌冰冰一双眼睛哭得都快肿起来了:“可是,那个厉家三少爷,不仅是个残疾,还快要死了啊!爸爸,您忍心让我嫁给一个短命鬼,过个一年半载就守寡吗?啊?呜呜呜……”

“可是……”凌世成躲开了凌冰冰的目光,自己宝贝女儿说的,他又何尝不知道?那个传闻中的厉家三少爷,确实是一个不久于人世的残疾人啊!

“我不管……呜呜呜呜……”凌冰冰再次哭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嫁给那个短命鬼的。要嫁,就让凌一嫁过去。”

她这无意中的一句话,却让坐在一旁抹眼泪的舒红梅眼前一亮,然后,连忙将视线转移到此时正坐在角落里看好戏的凌一身上。

然后,舒红梅的目光越来越炯亮,就像是饿了好几天的饿狼盯着一块肥肉一样。

凌一嘴角一抽,不是吧!这也能牵扯到她身上来?真是无辜躺枪。

凌冰冰本来也是无心的一句话,说完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然后,立刻止住了哭泣的声音,而且,还满脸堆着笑看着凌一。

“姐姐,你要嫁人了,开心吗?”

凌一看到这笑容,她发誓,这是她回国以来,凌冰冰对她笑得最灿烂也是最真诚的一次。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们。

凌世成自然也顺着这母女的目光看了过来。

当他看着凌一的那个呆滞的眼神,又蹙起了眉头。

“不行。”

“为什么?”

“为什么?”

这是舒红梅和凌冰冰同时出声,然后看向凌世成。

凌世成的眉头蹙得更高了,他看着凌一的眼神里,都是厌恶。

“你们看她那个鬼样子,人家厉家的人又不是瞎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要个傻子?”

舒红梅在听到凌世成这么说之后,提起的心又放下来。

“世成,厉家又没有指名道姓要让冰冰嫁过去?他们只是说要凌家的女儿啊!凌一也是凌家的女儿。”

“可她是个傻子。”凌世成还是有些害怕厉家的人来找他算账。

“爸爸,我觉得妈妈说得对,厉家没有指名道姓要我嫁过去,那就让凌一嫁过去。况且,能够嫁进厉家,是凌一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果她嫁进了厉家,对我们的公司也大有裨益。”

凌世成一听凌冰冰这话,皱起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

他一拍旁边的桌子,一锤定音:“好,就这么办,明天,把凌一送去厉家。”

凌一听到他们的对话,在心里冷笑一声,挑了挑眉,静等好戏开场。  第二天一大早,凌一还在睡梦中,就被闯进她房间的舒红梅和凌冰冰给吵醒了。

“喂,傻子,起床了,今天你嫁人。”这是凌冰冰兴高采烈的声音。

凌一蹙了蹙眉,然后,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还伸手揉了揉。

“你们干嘛?我还没睡醒呢!”她的声音有些慵懒也有些娇憨。顺势,伸了个懒腰,不过,她伸这个懒腰的幅度有点儿大,直接打在了舒红梅和凌冰冰的脸上。

凌冰冰和舒红梅的脸被打得生疼,脸色更是气得铁青。

两人忍了又忍,才终于将想要把凌一撕碎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舒红梅见她这个样子,蹙起眉头,然后,朝身后的佣人喊道 :“进来,给傻子换衣服,一会儿厉家的人就到了。”

“是,夫人。”佣人从外面进来,手里捧着一套新衣服。

凌一扫了一眼那新衣服 ,然后,任由佣人帮她将衣服换好。

看着自己身上这并不合身的衣服,凌一又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衣服,恐怕是凌冰冰还没来得及穿的吧?穿在她的身上,明显短了一些,不过,她也没在意。

舒红梅看着自己闺女的脸,被这个贱人都给打红了,气得咬牙切齿,忍了好一会儿,才对着站在她对面同样铁青着脸色的凌冰冰叮嘱道:“冰冰,一会儿,厉家的人来了,你就别下去了,防止他们看到你。”

“我知道了,妈。”凌冰冰乖巧的答应着。

“走吧!出去了,在这里,晦气。”舒红梅牵着凌冰冰的手,出了凌一的房间。

等他们“伺候”凌一换好衣服之后,她 便抱了一个大大的泰迪熊玩具下楼了。

看到楼下坐着的凌世成,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不过,不是昨天的那个。

“爸爸。”凌一蹦蹦跳跳的从楼上下去,然后又蹦蹦跳跳的来到凌世成身边。

凌世成看到凌一从楼上下来,吓了一跳,生怕这厉家的人看出什么端倪,连忙和颜悦色,一副慈父的样子。

“你这孩子,怎么下个楼梯都不规矩点儿,你看看,小心摔着。”

说完,他又陪着笑脸看着厉家来的这个中年男人。

“刘管家,让您见笑了,小女就是性子活泼,将来,进了厉家,还请三少爷多多担待。”

刘管家睨了凌世成一眼,又转头看着凌一。

“少夫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启程吧!”

凌一眨了眨眼睛,看看这个叫刘管家的中年男人,又看了看凌世成,然后天真烂漫的开口。

“爸爸,嫁人是不是要有嫁妆啊?”

凌世成一愣,似乎是早就将这茬给忘记了,也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给她嫁妆。

这个刘管家见凌世成没有反应,一双厉目看向凌世成。

凌世成一抖,连忙满脸堆笑:“当然,当然有,你是我凌世成的掌上明珠,你的嫁妆,当然得丰厚些。只是,昨晚我们才接到厉家的通知,所以,还没来得及准备。一一,你看,要不……过几天你再回来,爸爸拿给你?”

凌一用食指支着下巴,想了一下,然后,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刘管家。

凌世成的心里一跳,果不其然,就听到凌一悠悠的声音再次响起。

“管家伯伯,你说嫁妆是结婚当天给还是后面给?”

刘管家看了一眼这个少夫人,然后,转头,看向此时心惊胆战的凌世成。

凌世成只觉得腿肚子都在打颤,他连忙说:“一一,那这样,你先等一下,爸爸马上去书房,给你准备。”

说完,他抬腿就要往二楼走去,却被凌一拦住了。

凌世成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只好硬着头皮,好脾气的问:“一一,还有什么事吗?”

凌一笑了一下,然后又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她看向刘管家。

“管家伯伯,是不是子女都有权利继承父母的财产?”

刘管家挑眉看着这个少夫人,笑了一下:“是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凌一似乎又放心了,她将头转向凌世成。

“爸爸有个公司,还有好多好多的钱,对吧?”

凌世成在听到她这话时,都感觉头皮发麻。好一会儿,他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是,不过,一一,你有嫁妆,但是,你也要考虑到弟弟妹妹。”

凌一支着下巴,再次思考了起来。

想了好一会儿,她又接着说:“嗯,我想了弟弟妹妹的。我是姐姐,姐姐就应该拿多的,这样才能照顾弟弟妹妹。”

凌世成听到她这个逻辑,差点儿晕过去。

他连忙制止凌一:“一一,现在,我们赶时间,你要去厉家了,爸爸给你准备了嫁妆,你等一会儿,爸爸马上好。”

说完,他不等凌一回答,直接逃也是的,连忙抬脚往楼上跑去。生怕他慢一步,又被凌一逮住,问他要这样要那样。

他不怕凌一,反正是个傻子,可是,他不得不顾忌厉家。如果厉家知道他诓骗了他们,一定没有好下场。

凌一也没有过分为难他,反正,这才刚刚开始,不急,咱们慢慢来,他欠她的,她都会一一讨回来。

所以,她和管家在沙发上坐了十几分钟,凌世成就下来了,手里拿了一份文件。

来到凌一的身边,将文件递给凌一。

“一一,这是爸爸为你准备的嫁妆,好好收着。”

凌一接过来,也没有去打开看。毕竟,在他们的印象里,她是个傻子,傻子不应该懂得那么多的。

将文件收拾好,她又说了一句让凌世成提心吊胆的话。

“爸爸,这份嫁妆,一一当然要收好,我要拿回去给三少看。”

凌世成吓得一抖,刚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想要劝阻,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引起怀疑。现在,想要拿回来重新改那份股份转让协议,又来不及了,只好催促着他们,说怕是误了吉时。

凌一见他吓得冷汗直冒的额头,心里冷笑一声,跟着刘管家出了别墅,坐上开往厉家的车。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