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强迫臣服霍莽蓝晚言情无弹窗在线阅读

小说《强迫臣服》非常好看,是本十分精彩小说,男主霍莽和女主蓝晚的故事就很少见,剧情十分丰富:“我已经听了太多遍这个词,听到厌倦了,这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一个词,霍莽,我永远不会原谅你。”霍莽笑了,笑得心如死灰:“对,我不值得被原谅,我应该下地狱。”事实上,从蓝晚离开的那一天起,他就把自己关进了地狱。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偌大的病房里,所有人都被秦沫沫地恶毒惊得屏住呼吸。蓝晚站在霍莽旁边,语气说不出的复杂:“她疯了。”就是因为这么一个疯子,毁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人生。霍莽脸色灰暗无比,浑身都笼罩着绝望死寂的气息。蓝晚满心压抑,她在这个地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她冲门口的警察道:“王警官,我先走了,剩下的事情麻烦你们了。”门口的听了个大概的警察神情一言难尽,他从警以来见过的疯子不少,但是外表如此娇弱,内里却变态恶毒成这样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蓝晚说完疲惫地颔首示意,一点都没有复仇成功的愉快,而是一股从心底升起的难以言喻的无力。她转身欲走,手腕却被霍莽倏地抓住。她怔了一瞬,转头看他:“怎么了?”霍莽依旧一动不动,不说话,也不看她,只垂头沉默着。默了片刻,蓝晚叹息一声,反手抓住他:“跟我走吧!”秦沫沫像是被刺激到一般,疯了一般从床上跳起来,“他是我的,他是我的,我杀了你……”赶到门口的医生护士冲进来按住她,秦沫沫挣扎着,声音凄厉又瘆人。霍莽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般,无视着周围的一切,一言不发地被蓝晚带出医院。站在路边,蓝晚难得好声好气问道:“李秘书来接你,还是你自己开车回去?”霍莽眼珠动了动,嘶哑着声音问她:“刚才你说的三年前,是真的吗?”蓝晚一怔,随即松了他的手,神情变得疏离冷冽起来:“真的假的又如何,不重要,已经过去易武山欺凌就那么久了。”“很重要。”霍莽眸中有了波动,“对不起,蓝晚。”蓝晚微微扯了下唇:“我已经听了太多遍这个词,听到厌倦了,这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一个词,霍莽,我永远不会原谅你。”霍莽笑了,笑得心如死灰:“对,我不值得被原谅,我应该下地狱。”事实上,从蓝晚离开的那一天起,他就把自己关进了地狱。蓝晚心中一涩,有些热热的东西几乎要涌出眼眶,她仰头将泪意逼回去。“算了。”蓝晚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秦沫沫已经得到了她该有的下场,我们之间的恩怨,算了。”不是原谅,是算了。现在霍莽,心已经死了,活着的只有躯壳。这个她费尽心力去爱过,去恨过的男人,已经得到了最惨烈的报复。 蓝晚捂泛疼的心口,再没有一丝犹豫的转身。那就余生,各自安好。霍莽看着那个背影,想到蓝晚曾陷入的绝境心如刀绞,却是却再没有勇气追上去抓住她的手。他眼神明明灭灭半晌,终于黯淡成死寂无望的模样。……蓝晚回到公寓,安慕白迎上来看见她的脸色心头一颤:“怎么了白子?出什么事了?”早知道如此,无论蓝晚如何拒绝,他都应该坚持跟着去的。蓝晚顿了顿,神情复杂,眼神中有些茫然:“秦沫沫疯了!”“什么?”安慕白一惊,“怎么回事?”蓝晚摇摇头不愿多说:“我很累,先去休息了。”刚躺下没几分钟,安慕白焦急的敲她的房门:“白子,白子快醒醒,刚得到的消息,秦沫沫跳楼了。”医院的楼层不高,秦沫沫又是从三楼停下,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然而刚从抢救室出来没多久,她却莫名其妙被人带走不知所踪。蓝晚霍莽等相关人员全部被叫去警察局做笔录。做完笔录出来已是深夜,两方人在警局门口狭路相逢。霍莽叫住神情凛冽的蓝晚,叹了口气幽幽道:“不是我。”蓝晚默了默,有些无奈地回:“我知道。”他这么多年以来对秦沫沫的纵容都是源自秦衍,在知道那样的真相后,霍莽没亲自动手杀了秦沫沫已算是克制力极佳。霍莽见蓝晚没有怀疑自己,心中悄悄松了口气。一起向外走的同时,安慕白忍不住开口问道:“秦沫沫身边一直有个神秘的帮她办事的男人,许总知道是谁吗?”霍莽蹙眉:“帮她办事的人?”“似乎不是华国人,我们查到秦沫沫跟那个男人有很隐秘的联系。”安慕白说得很委婉。霍莽脸色有些讪然:“没注意过。”这几年除了保证秦沫沫不受伤害,衣食无忧,他几乎没怎么关心过她。走在两人之间的蓝晚:“……”她一言难尽地道:“你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吗?”霍莽:“……”安慕白忍笑:“……”蓝晚面无表情:“许总好大度的心胸。”霍莽纠结地开口:“这三年我只要在S市,每天都回家,从没跟秦沫沫住在一起过。”蓝晚脚步一顿,随即冷笑一声,没再说话。后面的李秘书大气都不敢喘,只希望前面几位忽略自己的存在。……秦沫沫销声匿迹没多久,ELAN便推出了蓝晚回国后的第一设计——西木芝兰。因着不久前的热度,这珠宝一经推出便广受关注,大获好评,迅速风靡华国。接下来没多久,蓝晚又设计出了几独一无二的顶级珠宝首饰,并举行了一场慈善珠宝拍卖会,在国内外贵妇名媛中引起了不小的风波,甚至还吸引了某国王室的王妃前来竞拍。ELAN以此重新坐稳国内龙头珠宝的位置。在拍卖会成功举行三天后的ELAN董事会上,蓝晚直言霍莽已经不再适合ELAN总裁这个职位,这场光明正大的逼宫直接震惊了霍莽派系的人。眼见霍莽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和霍莽关系好的董事们坐不住了。“白董事这是什么意思?许总不合适还有谁合适?”蓝晚看一眼眼神幽深,不动声色的霍莽微笑:“许总太过感情用事,上次就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影响到公司,明明知道秦沫沫假装癌症却一言不发,任由她兴风作浪,ELAN因此受到的拖累不用我多说,基于这个原因,我想许总还是多休息一段时间为好。”霍莽看着对方那张明艳的脸和无波无澜的眼,倏然有些想笑。原来从一开始,蓝晚就不止在给秦沫沫挖坑,也在给他挖坑,只等他跳下去。不过,他心甘情愿。他的蓝晚,已经长成了足够保护自己的模样,真好!“我同意白董事的话,我不只是这一次感情用事,三年前我为了一己私欲,利用不正当手段将蓝晚总监逼走,又任人唯亲把秦沫沫扶上首席设计师之位,ELAN自此开始走下坡路,这都是我的原因。”蓝晚似乎有些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些,笑容有些怔住。霍莽看着她,眼神温柔而坚定:“为了ELAN的长足发展和更好的未来,我自愿离职。”随后,霍莽不顾众人反对,从总裁职位上退下,并力挺蓝晚坐上总裁之位。当天,ELAN总裁之位易主,蓝晚成为ELAN集团创立以来首位女总裁,整个时尚界都为之震动。蓝晚也一跃成为华国最有财势的女人之一。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