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哪部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作品

浙江新闻客户端

“郑渊洁宣布《童话大王》明年1月起停刊。”昨天(12月15日),这条消息在网友和读者中间炸了锅,一度还上了热搜。

曾经一个人将《童话大王》杂志写了36年,出刊495期,总印数超过2亿册,陪伴中国70后、80后、90后、00后、10后五代读者长大。自身被誉为“童话大王”的郑渊洁为什么要作出这个“挥泪”的决定呢?

12月16日中午,郑渊洁在北京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以下哪部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作品

就像告别“亲手养了36年的孩子”,内心怎么能不痛?

停刊的消息,出现在@郑渊洁微博上,也刊登在今年12月的《童话大王》杂志上。

12月15日,郑渊洁表示,1985年创刊的《童话大王》将于2022年1月停刊。

采访中说到停刊决定,郑渊洁说:“《童话大王》就像我‘亲手养了36年的孩子’,现在决定要停刊,我的内心怎么能不痛?”

“我是哭着写完那封信的。”郑渊洁告诉记者。

以下哪部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作品

这封信,就是让大家炸锅了的《郑渊洁挥泪写的一封信》,独家刊登在《童话大王》杂志封面上。“‘挥泪’两字,反映了我的真实状态。”他说。

对于停刊原因,他在《郑渊洁写给三个商标的一封信》中这样解释:“我要对36年来支持《童话大王》月刊的千百万读者说声对不起,抱歉已经66岁的我精力有限,只能通过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从而拿出全部精力去和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第8229932号童话大王商标、第5423972号舒克商标斗争维权。”

为了创作《童话大王》的故事,也为了对得起数以亿计的大小读者,几十年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凌晨4:30起床写作,至今雷打不动。

《童话大王》曾经是无数人的童年记忆,顶峰时这本杂志订阅量曾突破100万册。时至今日,《童话大王》的年发行量也有几十万册,一直处于赢利状态。

“如果不是那么多的‘恶意抢注商标’事件,我怎么舍得放弃‘这个孩子’呢?它已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郑渊洁说。

因为决定要停刊,在这个本应忙碌的发行季到来前,郑渊洁就让杂志编辑部事先将这个决定告诉了邮局。但饶是做了充分准备,还是有部分“忠粉”早在几个月前就订阅了明年的《童话大王》杂志。对于这部分读者,郑渊洁说已经让杂志社挨个通知从订阅渠道(邮局)原路退款。

一个作家的漫漫维权路,究竟有多艰难

郑渊洁今年66岁。对于被人“恶意抢注商标”事件,他痛恨不已。

作为“童话大王”,郑渊洁创作的皮皮鲁、鲁西西等经典形象让众多读者喜欢不已,也老早被人恶意抢注了各种商标。

“我写作42年,有30年在疲于奔命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郑渊洁感慨道。

以下哪部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作品

去年11月,傍名郑渊洁笔下人物“鲁西西”的争议商标“卤西西”行政诉讼一案,经一审判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原告纤维宝(北京)公司起诉,维持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原裁定,争议商标“卤西西”因具有不良社会影响被宣告无效。

“卤西西”是郑渊洁众多遭抢注商标中第一个因谐音被宣告无效的商标。

郑渊洁告诉记者:“我国在著作权、专利权保护上已经日趋完善,但是商标权保护这条路还任重道远。”

他说:“在我的眼中,知识产权保护队伍就像一支不拿枪的军队,保护着原创作者的权益。我的图书在北京的地面书店几乎没有盗版,这是北京市知识产权保护相关部门的功劳。现在市面上一出现我的盗版书,我只要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打一个电话就成。但商标维权还差得远。”

截至目前,郑渊洁共被人恶意抢注了672个商标,涉及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的多个门类。

“比较让我泄气的是,我几十年商标维权,至今才成功16个,成功率是2.38%。”郑渊洁说,“但也正因为此,反而激起了我的斗志。我要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我国《商标法》共10072字,我都已经背下来了。”郑渊洁说。但饶是如此,因为商标维权“自由裁量权过大”,导致每个商标维权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和费用。

据郑渊洁介绍,每个被恶意抢注商标的维权,他平均要花上6年时间和9万元现金。时间最长的1个,他花了整整14年时间。

“停办《童话大王》,我是想把更多精力放在商标维权上。也希望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时代的眼泪’,换来全社会和相关管理部门对商标维权的关注。”郑渊洁说。

“我仔细分析过,恶意抢注我作品商标的,浙江几乎没有,大部分集中在江苏、四川两个省份。”郑渊洁表示。

这次,彻底“逼停”《童话大王》杂志的三个商标,也是他在《郑渊洁写给三个商标的一封信》中提到的,两个被恶意抢注在江苏省,一个在四川省。

“这三个商标,我用了32年,都还没有成功。”郑渊洁说,“特别是第一个发生在成都的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其间三起三落,来回折腾,搞得我精疲力尽!”

商标维权,他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吗?

“也请大家放心,我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采访中,郑渊洁一再委托记者把这个信息带给大家。

他说,目前有一个10多人的律师团队正和他一起并肩战斗。这些律师,全是来自北京城里的优秀律师。

“他们有的年轻,有的年龄稍微大些。但让我感慨的是,这些律师竟然全部是我的读者。知道我在做这件事,他们都主动找到我,帮着我一起维权。”郑渊洁说,“更具戏剧性的是,《童话大王》上每一期都刊登有‘律师声明’。有的年轻律师,就是从小受此影响去读了法律专业。”

郑渊洁还说:“让我感动的是,他们都愿意免费帮我打官司。但我不同意,我是要‘照章付费’的,哪能让他们免费做呢?聊到最后,他们都自动‘压价’给了我一个极其优惠的价格。”

《童话大王》停刊,“童话大王”会停止儿童文学创作吗?

郑渊洁与浙江颇有渊源。记者是在去年初的一次活动上认识他的。得知记者来自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这位以创作了皮皮鲁、鲁西西等经典形象著称的“童话大王”非常爽快地写下寄语:“祝《浙江日报》的读者朋友庚子鼠年快乐。我妈妈是绍兴人。”

因此,他把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当作“来自家乡的媒体”,把记者视为家乡的亲人。

这位至情至性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今年元旦前还骄傲地告诉记者:“我已写作42个年头。皮皮鲁系列童书每天售出2万多册,相当于每3秒钟售出1册。2021年我要做的三件事之一,是写好《郑渊洁地球日记》。我在‘地球日记’中设置了‘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和‘大灰狼罗克’共4个书房,每天以日记‘对话录’形式,把我以前作品中写到过的1000多个次要角色,轮流请到这些书房来聊聊地球上发生的有趣事,连载到《童话大王》。”

2021年即将过去,郑渊洁完成了他的承诺,每期把《郑渊洁地球日记》在《童话大王》进行连载;他的皮皮鲁系列童书如今每天售出3万多册,相当于每1.5秒售出1册。

现如今《童话大王》宣布停刊,他会停止写作吗?

对此,郑渊洁笑了:“我会一直写下去的。这点请大家放心!今天早上,我照样还是从4:30写到6:00。这是我的生物钟,不会变。”

但有一个消息,可能要让大家失望了:我们将看不到郑渊洁的新作品。“只要维权不成功,我写的新故事就不会出版。”他说。

实际上从几年前开始,他创作的新故事就被“锁”在电脑里了,没有发表的文字已累计达到500多万字。

他说:“我创作新的童话经典形象出来,然后再被人拿去恶意抢注商标,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这几天又出现新的抢注了。”他说,“我还希望读者为我加油。加油的方式是每个人都尊重知识产权,崇尚原创,鄙视抄袭剽窃,远离通过不正当竞争非法牟利的商家和商品。”

他还表示自己已经作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这672个被恶意抢注的商标,倘能全部维权成功,如果那时我还未到100岁,我希望能让《童话大王》复刊。”

那时他要送给大家一个“大惊喜”——让躺在电脑里的500多万字新作品面世。“至少出版100本新书!”他说。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