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1978年以来,中国曾出现过多位首富,其中,一位叫牟其中的万县人,显然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青年时期,他先后两次入狱;

第二次出狱后,在没有资金、没有外贸经营权的情况下,他用500车皮的积压罐头、皮衣等小商品,组织换购了苏联的四架飞机,一时之间,罐头换飞机成为江湖传奇;

他曾经策划了一大堆听上去就能吓死人的“宏大计划”,其中包括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深2000多米的**,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中国干旱的西北地区,使之变成降雨区;

他曾是中国首富,然而,一夕之间,风向突变,他又被人称为“中国首骗”,并且在59岁时被判处无期徒刑。

今天,我们通过一系列历史事实,走进曾经的中国首富牟其中的跌宕人生。

1

第一次入狱

1979年12月31日,方脸瘦高的四川万县人(今重庆万州)牟其中被释放出狱。

四年前他因为写了一篇《中国往何处去》的长文而被关,据说最初已经内定为死刑,后来案子一拖再拖才没有真的判下来。

这年下半年,四川开始清理冤假错案,牟其中被宣布无罪释放。他没有回到县玻璃厂继续当他的烧炉工人,而是在出狱一个月后,向人借了300元,成立了一个“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这时候,他已经是将近40岁的人了。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牟其中一直是个充满雄心壮志的人,即使年岁渐长,即使面临牢狱之灾,也没能动摇他想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的信念。

19岁那年,他曾经填过一阕《虞美人》,词曰“九人踏雾入山来,重登太白岩。一层断瓦一层草,不似当年风光一般好。垣颓柱斜庙已败,何须再徘徊。愿去瑶池取玉柱,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

好一个“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写得如此好词的牟其中,终非池中物。

2

因“投机倒把”罪再次入狱

牟其中的年代很快就要到来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经受一次考验。

出狱之后,牟其中创办的中德江北贸易服务部好几年一直没有起色,只能做一些小本的藤椅生意。

1983年年初,他发现一种由上海工厂生产的555牌座钟在市场上很好销,大凡结婚的青年都会添置一个。他当即找到重庆一家企业,请他们仿制一万个555牌座钟,每个25元。然后他赶到上海,把仿制钟以32元的价格卖给一家贸易公司。这样一倒手,他赚了足足7万元。

这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很大的生意,对牟其中来说,更大的意义在于他看到了跨区域流通的巨大空间,原本就对实业制造和经营管理毫无兴趣的他,从此疯狂地迷恋上了空手腾挪的“智慧产业”,开始他充满传奇和荒诞气质的“首富生涯”。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他的倒卖新闻在万县当地一时广为流传。9月,万县工商局以投机倒把罪将牟其中及七名员工收押,当时的《万县日报》如此报道这一事件:万县市个体经营户“中德商店”,打着百货、五金零售的招牌,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内外勾结,大量套购国家统购统销物资,买空卖空,投机倒把,牟取暴利。

郁闷之极的牟其中将在一个潮湿污浊的牢房里关足整整一年。到下一年的9月,他才被不了了之地释放出来。

3

罐头换飞机,牟其中作为首富崛起

1984年8月,牟其中第二次出狱了,这次他被关了11个月。

他是8月31日被放出来的,9月18日,他就匆匆召开了中德复业恳谈会,10月5日,将中德商店升格为中德贸易公司,很快又升级为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数年后,他的公司再度更名为南德。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在这一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里,他一直在忙不停地注册公司,他办了一个“中德企业管理夜校”,想把它办成一个培养商海巨子、企业家的摇篮;他组建“小三峡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想要成立董事会,并发行股票;他还注册了中德服装工业公司、中德竹编工艺厂、中德造船厂、中德霓虹灯装潢美术公司、商品房建筑公司。

座钟倒卖的成功让他自视为商业上的天才,仿佛天下生意均靠他神指一点便会金山成堆,善于天马行空而惰于落实执行的商业性格在这个时候已经毕现无疑了。

到年底,他的每一个项目都半途夭折,不了了之,不过这并没有让他产生挫折感,他只是觉得万县这个弹丸之地实在太小了。第二年的开春,他将要去重庆,去北京,去一个更辽阔的天地,那里才能为打造他的商业帝国。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一直对自己的商业天才深信不疑的四川万县人牟其中,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天才”。

离开家乡之后,他一直在深圳、北京和海南等地寻猎,他的南德公司做过各种各样的贸易,从贩卖钢材到批发毛线。

向来喜欢天马行空的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露面的“大场面”,1989年,他受到邀请去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这是中国企业家第一次参加这个知名的非官方论坛。达沃斯的物价奇贵,牟其中不敢吃饭店里的食物,便天天跑到小巷里找最便宜的馅饼。会期半个月,他住了四天就受不了要回国,临结账时才被告知,作为受邀嘉宾,他的食宿都是由论坛方面全包了的。

达沃斯归来不久,他在从万县到北京的火车上认识了一个河南人,从后者口中,牟其中得知正面临解体的前苏联准备出售一批图-154飞机,但找不到买主。于是,异想天开的他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冒险的生意。

南德既没有外贸权,也没有航空经营权,更没有足够的现金,要做成飞机贸易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牟其中却决意一试。

他打听到一年前刚开航的四川航空准备购买飞机的消息,便七拐八弯地前往洽谈,川航同意购进苏联飞机,然后,牟其中又从四川当地的国营企业中组织了罐头、皮衣等大批积压商品,准备用以货易货的方式达成这笔生意。

牟很能抓住人的心思,他接待苏联航空工业部官员的地点选在北京钓鱼台,在开始谈判之前,他“很荣幸地”告诉客人,这里便是不久前接待戈尔巴乔夫的地方,前来的苏联同志当然立刻肃然起敬。

就在牟其中的空手倒腾之下,这笔“不可能的生意”居然变成了现实。

1991年年中,南德、川航与苏联方面达成协议,中方用价值4亿元人民币的500车皮日用小商品换购四架苏制图-154飞机。这笔贸易经媒体报道后,牟其中顿时成为全国热点人物,他自称从中赚了8000万到1个亿。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罐头换飞机”令牟其中一夜成名,更让他对自己的“空手道理论”深信不疑,他对来访的记者说:“过去的经济规律已经变得十分可笑了,工业文明的一套在西方落后了,在中国更行不通,我们需要建立智慧文明经济的新游戏规则。有人说我是空手道,我认为,空手道是对无形资产尤其是智慧的高度运用,而这正是我对中国经济界的一个世纪性的贡献。”

在今后的十年里,牟其中将他的这套理论一再地付诸行动,他策划了一大堆听上去就吓死人的“宏大计划”,其中包括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深2000多米的**,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中国干旱的西北地区,使之变成降雨区。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4

成为首富后的变形,甚至癫狂

自“罐头换飞机”一战成名后,牟其中就一直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宣布了一个又一个的惊人项目。

1994年,牟其中被《福布斯》列入全球富豪榜,名声盛极一时,成为当时最显赫和让人敬畏的企业家,那股挥斥方遒的牟氏气魄似乎也越来越大。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他提出建一个118层高的大厦,地点考虑在北京或上海,投资100亿元。他考察陕西,情绪激动地表示,准备在陕北投资50亿元;1995年,牟其中在一次演讲中提出要办一所“南德儒商大学”,投资5亿元;1996年,他宣布对辽宁的三家国有企业进行2亿元的投资改造,3月,他提出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将干旱的中国西北地区变成降雨区,继而他又提出采用定向爆破的办法,在横断山脉中筑起一座拦截大坝,可以为黄河引入2017亿立方米的水量,投资额为570亿元……

这一个个庞大的投资计划,一次次地把牟其中聚焦在耀眼的镁光灯下,使他和南德公司光芒璀璨。

作为一个公司经营者,他在数据上向来有信口开河的习惯,南德公司的资产和盈利像橡皮筋一样地难以测量。

一次,一位叫顾捷的公司顾问问他,你的钱在哪里?你怎么赚来的?你缴多少税?牟回答说,“谁来查我?怎么查我?”

牟其中再没有认认真真地做过一笔生意。

1999年1月7日,他坐着黑色奥迪车到公司上班途中,在门头沟附近一路段,一名交警上前拦车,此时,早已布控守候的北京、武汉两地警员快速跟上,将之抓获。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三分钟,路人均无察觉。牟其中遭拘捕时似乎并不吃惊。警员在他身上搜出一封信件,信中他请熟人在自己出事后照顾自己的孩子。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5

从中国首富到“中国首骗”,

牟其中第三次入狱

牟其中的身败名裂实际发生在1997年。

9月,一本非法出版的杂志增刊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书名——《大陆首骗牟其中》。书中,把牟其中描述成一位“上骗ZY、下骗地方”的中国第一大骗子。在书的封面上,它以牟其中前任律师的话高呼:牟其中不亡,天理不容。这本非法出版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铺遍了全国大小书摊,牟其中百口难辩,由他一手创办的南德集团也因此土崩瓦解。

在这期间,经济检察部门也开始秘密调查牟其中,发现他涉嫌诈骗金额7507万美元。2000年5月30日,在被拘捕一年多后,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以“信用证诈骗”判处59岁的牟其中无期徒刑。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他的传奇人生经历

此前,外界对于他,总是颇多揣测,然而,时任《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在采访牟其中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悲情以及残存的人文主义理想。

秦朔这样描述采访牟其中的感受:“有一年,我去访问牟其中,当时关于他的江湖传闻很多,如生活腐化、睨世傲物等等。可是见到了却是一个略显疲态、喜欢自言自语、梳着一款大背头、有着一副仓库管理员体格的中年人,他请我到南德公司街对面的小店吃廉价的火锅,涮羊肉的时候满桌数他声音最响。牟其中不停地说他的理想,说自己坎坷的经历,坐牢,流浪,孤独,不被理解,他说自己听到G歌就会流泪。讲到这里,我分明看到他眼中似乎闪出湿润。在某一瞬间,我竟有点着迷。几年过去了,每当我回想到那次经历的时候,仍会有一种莫名的怅然。”

2016年9月,牟其中第三次出狱,此时,他已是76岁高龄。

2016年9月27日,夏宗伟在博客上发布了关于牟其中和南德集团的声明,其中指出:

牟先生虽已年届76,但健康尚可。最近他得诗一联“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他与苏东坡的“老夫聊发少年狂”产生了共鸣。

目前南德集团已经被夷为成了一片废墟,连北京总部的264套家属住宅也已被哄抢一空,,真可谓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住宿、办公都成了问题,还得向民营企业界暂借。但是,南德已有过了两次空手创业的经历和社会各界的理解与支持,我们坚信南德试验(Ⅱ)一定能如期起航。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