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乐队主唱格列弗雷去世(老鹰乐队谁走了)

据BBC1月19日报道,著名美国摇滚乐队“老鹰乐队”的主唱之一的格列·弗雷(Glenn Frey)于当地时间1月18日在纽约去世,享年67岁。

据报道,格列·弗雷是因为风湿性关节炎、结肠炎和肺炎引起的并发症而导致去世。

老鹰乐队(Eagles)广为人知的作品有《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等,Glenn Frey在乐队中担任主唱、吉他、键盘,Glenn Frey身兼歌手、词人和演员,擅长吉他、贝斯、键盘和口琴。作为老鹰乐队(Eagles)的成员,Glenn Frey六次获得格莱美奖,五次获得美国音乐奖。

Glenn Frey个人资料

老鹰乐队主唱格列弗雷去世(老鹰乐队谁走了)

Glenn Frey,全名Glenn Lewis Frey。身兼歌手、词人和演员,擅长吉他、贝斯、键盘和口琴。生于密西根州的汽车工业中心底特律,曾是70年代美国最伟大的乐队Eagles(老鹰乐队)的核心成员及主唱之一。

作为老鹰乐队(Eagles)的成员,Glenn Frey六次获得格莱美奖,五次获得美国音乐奖。 老鹰乐队在世界范围内共卖出超过120百万张唱片,于1998年被选入美国摇滚名人堂。老鹰乐队The Eagles在成为史上最为成功的乐队之一后,于1980年解散。

记大学时第一次买了一张老鹰乐队“冰封地狱”演唱会的盗版碟,在寝室里和同学看了之后惊为天人,看完后立马和室友阿杰去乐器城一人买了一把黑色吉他开始照着《加州旅馆》琴谱猛撸,因为演唱会那几位老跑儿弹的就是黑色的吉他。后来还和阿杰去买了格子花纹衬衣,因为老鹰们穿的也是格子衬衫,个个看上去都像狂野的西部牛仔。

现在脑袋里都回响的是《take it easy》《teguila sunrise》《new kid in town》…这些都是佛雷唱的经典歌曲,他的声线比主唱唐要柔一些,因此每次他登场的时候,老鹰的曲风都会从火辣的威士忌变化成醇和的干邑,让人回味无穷。

最近,是西方音乐圈遭遇难得一见的水逆时期。从2015年底到今天,不到两个月,竟然有三位摇滚巨星陨落。从摩托头乐队(Motorhead)的主唱莱米,到“摇滚变色龙”大卫·鲍伊,再到刚刚去世的老鹰乐队核心格列-佛雷,这让铁杆乐迷感到非常伤心。

摩托头乐队主唱莱米去世,成了他口中“死掉的老混蛋”

老鹰乐队主唱格列弗雷去世(老鹰乐队谁走了)

英国老牌重金属乐队“摩托头”(Motörhead)的主唱兼贝斯手莱米·凯尔米斯特(Lemmy Kilmister)在自传《White Line Fever》里有句名言:“人们不会因为死了就变得更好;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混蛋死了还是混蛋,只不过成了死掉的老混蛋!”

在当了数十年摇滚老混蛋之后,这位嗑药滥交以行事大胆不羁出名的老炮走了,享年70岁。12月26日,他被诊断为癌症。两天后,莱米在家中去世,走得干净利落,就像他一贯以速度和力量著称的音乐。

尽管近年屡屡传出身体欠佳的消息,莱米和他的乐队在2015年仍然出了他们的第22张专辑《Bad Magic》,并于今年之前仍保持大量的巡演。

而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他在没有演出的日子几乎天天都会出现在好莱坞西部的Rainbow Bar&Grill酒吧。在这个摇滚人据点,有莱米几乎所有的老朋友们。他在这里以机车帽的造型从盛年混到老年,成为酒吧的活招牌。如今,只有墙壁上他的照片还在看着他的朋友们。

莱米一向以言语出位、行事坦率闻名,人们却似乎一直未能理解他。甚至,2010年他在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的时候还重申:“我们不是重金属乐队,而是一支摇滚乐队。我不断地纠正人们,但是为什么大家都听不进去?

莱米一生未婚,最爱的姑娘在她19岁的时候因为吸毒过量死掉了。但是这一切并没有把莱米变成一个痛恨毒品又守身如玉的人。他不爱害死他挚爱的海洛因,但是对其它毒品来者不拒。他也爱女人,一生睡了1000多位女士,让自己成为彻头彻尾的“摇滚奇迹”。

摇滚变色龙大卫·鲍伊专辑以华丽摇滚谢幕

1月10日,摇滚传奇人物大卫·鲍伊因癌症去世,享年69岁。1月8日,他刚刚度过了自己的69岁生日,并于生日当天发行了新专辑《黑星》(B1““K“ι“)“。

除音乐方面众所周知的影响外,大卫·鲍伊与电影的关系也十分紧密,曾出演过多部大导演的作品,包括大岛渚执导的《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1983)、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基督最后的诱惑》(1988)、大卫·林奇执导的《双峰:与火同行》(1992)、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致命魔术》(2006)等。1996年,大卫·鲍伊还出演了朱利安?施纳贝尔执导的电影《轻狂岁月》,扮演自己一直非常感兴趣的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

老鹰乐队主唱格列弗雷去世(老鹰乐队谁走了)

提起大卫·鲍伊,“摇滚变色龙”是他一生最著名的标签。但很多人或许只知道他善于变色,却不知道他到底如何变色,以及他的变色对于世界摇滚乐甚至时尚的影响力。就像鲍勃·迪伦唱过的《像一块滚石》一样,大卫·鲍伊身上永远充满了一种向前的推动力,在不断推翻过去的同时,通过敏锐的时尚触觉将当时刚出现的一些前卫音乐,推向更为大众的层面,保持足够的能量和活力。

大卫·鲍伊并不是一个只知向前和上升的歌手,对于东方禅宗的迷恋也让他经常将“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道理,运用到自己的音乐人生里。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极简主义,以及新世纪开始后的回归本质,都让大卫·鲍伊通过缓冲和清空,为自己之后的音乐积蓄更多的能量。

西方摇滚乐的黄金年代是从披头士为代表的上世纪60年代中期到性手枪为代表的70年代末期,那时红极一时的摇滚明星如今很多都年过七旬,可以预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会陆续有更多人离开我们。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 杨帆 综合京华时报、网易娱乐、深圳新闻网等。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